《穿書後我竟是敵國質子的白月光》[穿書後我竟是敵國質子的白月光] - 第2章 到哪也得背書考試

傅寧額角一跳,總覺得崔嬤嬤說的似曾相識。

傅寧……傅寧……

!!!

傅寧張了張嘴,還是說不出話,便沾水在桌案上寫字,眼神焦急的看着她。

崔嬤嬤皺眉,傅寧額頭上浸了冷汗,不知她是否認得二字。

「公主?」

傅寧狠狠的點頭,崔嬤嬤一臉疑惑,又恍然大悟道:「七娘是問老奴靜嬪娘娘?」

靜嬪是老夫人的幼女,她的姑母,育有一女,待傅寧很好。

「靜嬪娘娘與七公主一切安好,七娘子不必擔心。」

傅寧知道問多了會引起懷疑,只得壓下心中所想,低頭喝起了熱粥,崔嬤嬤管着大房幾處鋪子,事務繁雜,叮囑春巧幾句後便走了。

一番觀察下來,傅寧本人應是沉默寡言的性子,管她什麼宅斗,她還是繼續躺平吧。

黃昏時分,傅維禎下了朝,聽說小妹醒了,官服未換,便與妻子一同去了傅寧的小院。

傅寧悶在屋裡難受,春巧不許她開窗,說她身子剛好,不宜吹風。

傅寧啟蒙晚,不喜讀書,認的字不多,倒也不會引起注意。

她在床上翻過來翻過去,沒有手機電腦,真的快無聊死了,便尋了本書,想讓春巧教她識字。

可惜春巧與她半斤八兩,讀書磕磕絆絆的。

傅維禎與上官如月拍掉了身上的霜雪,怕帶了冷氣進去,便在外間站了好一會兒,等暖和些才進,自然也聽到了春巧念字。

「七娘是想讀書了?」

傅維禎含笑問道,上官如月站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