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肝》[穿書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肝] - 第九章 我自有辦法治他(2)

,唐黎心虛得掌心發汗,明面上仍是笑吟吟,不露怯。

  唐太傅收回視線,低頭輕啜了口茶,合上杯蓋時忽的笑了:「這事便依你,你想留他多久便留多久,陛下那邊,爺爺自會給交代。」

  唐黎喜上眉梢,俯首道:「謝爺爺!」

  唐黎離開後,侍奉唐太傅幾十年的老管家聞齊立在邊上,笑道:「九小姐這一病好,似乎開朗多了,膽子也比以前大得多。」

  唐太傅接了句:「小孩胡鬧而已。」

  聞齊笑了,這整治梁王世子的事到您這裡就成了小孩胡鬧,您這心可真是偏到沒邊了。

  唐黎原本只是去爺爺那邊碰碰運氣,沒想到會這麼順利。

  她回到瑤光小築,就喚來所有丫鬟。

  「薰風,你帶人去把我以前讀的書都找出來。」

  「和風,我給你一個清單,你去把上面的書都給我買回來。」

  「奴婢遵命。」

  另一處。

  寧毓初讓青秋找人進宮去找皇爺爺控訴唐家種種不是,可是一晃三日過去了,人還沒回來。

  難不成皇爺爺想讓他一輩子待在這裡?

  他煩躁地踢開椅子,「不信小爺要走,他們敢攔!」

  青秋在心裏默默接話:「如果是唐家人,他們還真敢。」

  寧毓初大搖大擺出了院子,迎面對上唐家的護院隊,他腳步一頓,立即調轉方向,雙手反剪搭在腦後,吹起口哨,假裝在散步。

  青秋:……主子,您剛才的志氣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