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的迷糊人生》[穿書後的迷糊人生] - 第3章 蕭善言吃蔥(2)

::「三年內肯定不會有,我肚裏這個也該去了。」

蕭善言自從有了若生這夥伴後,每日都會拉着若生去看魚,喂鳥。

若生就一直陪在她身邊。

蕭善賢很安靜,每日都會拿着書本向若生請教,若生若是不會就去找目然法師。

日子過得很平靜。

轉眼間,三人來到廟中已有半月。

目然每日上午都會給蕭善言和蕭善賢講課,或講一些史事,或講一些佛法,或講一些故事,蕭善言每次聽得很認真了,覺得這可比請的夫子講得有趣多了。

聽完課,蕭善言和蕭善賢就會和若生會去菜園子里摘菜。

這是大鷹最開心的時刻,大鷹進了菜園,歡騰地跳來跳去,蕭善言手中拿着大蔥在大鷹後面跑着玩,隨後寶珠也參與進來,跳到大鷹背上,讓大鷹背着它跑。

一人一狗一貓玩累了,就躺在樹下的石頭上,蕭善言拿着將手中的蔥剝一剝,遞到大鷹嘴邊,大鷹扭頭不搭理蕭善言,蕭善言又遞給寶珠,寶珠頭也不回上了樹,在大樹枝處停下對着蕭善言喵一聲,隨後躺下。

「它們都不喜歡吃。」蕭善言將蔥放到嘴裏咀嚼起來。

蕭善言覺得嘴裏和鼻子里有種說不出的難受,似辣非辣上頭得很,「姐姐,難受。」

蕭善賢看着蕭善言揮着手中的蔥,嘴巴張着,對着若生說:「我沒有帶乾果?」

若生說:「先喝點水壓一壓。」

蕭善言就去找水喝,水缸沒水,就沿着山路走着,聽到有水流的聲音,蕭善言就加快步伐,果然,蕭善言就看到小河,直接趴在岸邊喝起來。

「你有那麼渴嗎?」

蕭善言聽到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男聲,抬頭望去,就看見一個男的在河中洗澡,男的長得龍章鳳姿,十分很威嚴,蕭善言愣了一會兒,喊:「皇兄。」

「這麼久才反應過來。」蕭承明說著正要從河中走出來,發現蕭善言還是愣在原地盯着他。

「沒嬤嬤教你男人穿衣,你不能看。」

蕭善言不懂,委屈地說:「我嬤嬤早就掉井裡死了。」

蕭承明眼睛看着遠處久久不動像是在回憶些什麼,過會兒說:「你扭過頭,朕要穿衣。」

蕭善言聽話扭頭。

蕭承明穿好衣服,走到蕭善言跟前說:「你怎麼會在這裡。」

蕭善言說:「我吃蔥難受,姐姐沒帶乾果,若生說要喝水,水缸里沒水,就過來找水喝。」

蕭承明說:「朕的意思是說,你怎麼不在王府,怎麼到山上來了。」

「這是我十三歲生辰的禮物,我要喂鳥看大花魚,我喜歡這裡,姐姐,大鷹寶珠也喜歡這裡。」

「你這麼快就十三了。」

蕭承明盯着蕭善言,彷彿在透過蕭善言在看其他人,過了好一會兒,「你長得真像你娘,你娘活着的話,今年也該三十五歲了。」

蕭善言坐得端正聽着蕭承明說話:「皇兄,你給我講講我娘的事,哥哥嫂嫂講得有些我都知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