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的迷糊人生》[穿書後的迷糊人生] - 第3章 蕭善言吃蔥

姜妙妙憋着笑對蕭善言說:「嫂嫂不是讓你剃光頭,只是想給你和善賢一個玩伴,陪你和善賢一起玩。你想想,今後有人陪你們喂鳥、遛狗、逗貓,多好。」

「他能陪大鷹賽跑?」

「能。」

「他能和寶珠比賽爬樹?」

「能。」

姜妙妙又說:「不僅如此,還能陪你們讀書,寫字。」

蕭善賢開心地說:「好。」

蕭善言也沒意見:「好。」

姜妙妙見兩人同意,就讓蕭善賢帶着蕭善言去一旁玩,留下若生問話:「若生小法師,走近些。」

若生聽話走進,姜妙妙開口說:「她們姐妹二人,善賢十四歲,善言還未十三。她們二人整日待在府中只有婢女相陪,婢女又不敢以平等身份同她們嬉戲,也不算是玩伴,兩人的嬤嬤都去世得早,後面請過幾個嬤嬤,兩人都不要,就沒請過了。也曾請過夫子讀過一些詩書,善賢認真學了,善言卻大字不識一個。」

若生雙手合上對姜妙妙說:「王妃是想讓若生當二位郡主的玩伴?還是想讓若生教二位郡主些詩書?」

姜妙妙見若生沒有懼色,不卑不亢,不愧是目然法師得意弟子。

「若要找個玩伴,其他人也可以,幫人我不放心。」

若生說:「王妃想讓我做什麼?」

姜妙妙站起身,走到若生身前說:「善賢溫婉善良,琴棋書畫略懂,只是見識淺薄,性子軟弱,我要你讓她增長見識,積累學識,堅強勇敢,能教她一些防身武術也好。」

「善言懶惰嬌憨,心性稚嫩,不知天高地厚,同時體弱多病,我不求你能教她詩書,只讓她懂得知進退,保全自己就好。」

若生聽完便明白了姜妙妙話中意思:「王妃放心,若生會是一個好的玩伴,保護二位郡主,至於教她們學識道理,恐怕王妃是想讓師父來吧?」

姜妙妙對着目然法師一笑:「法師有個好徒弟。」

目然法師說:「王妃抬眼了。」

「信中王爺所求,也是我所求,若非京城暗潮洶湧,我們也不願送她們姐妹二人上山,希望法師念在她們二人孤苦,如師如父對待她們,我與王爺在這裡叩謝。」

姜妙妙說著就往地上跪去,目然法師趕緊扶住姜妙妙說:「王妃不必行此大禮,老衲會教兩位郡主。」

姜妙妙看一眼若生。

若生說道:「若生也會好好陪在二位郡主身旁,當二位郡主玩伴保護她們。」

若生說完,姜妙妙就讓他離開了。

姜妙妙點頭,然後望着京城的方向嘆一聲:「舅舅,你說什麼時候才能變天。」

「時機未到,老衲推測不出三年。」

「三年,時間太久了。」姜妙妙摸着肚子,覺得好玩又掐掐,隔着衣服摸肚子摸起來軟綿綿的,不像是孕婦的肚子,倒像是一堆棉花。

姜妙妙掐了一會兒失落起來:「我和他什麼時候才能有孩子。」

「王妃,緣分自然就有了。」

姜妙妙低着頭看着肚子,聲音很小地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