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的迷糊人生》[穿書後的迷糊人生] - 第2章 不要光頭(2)

妙妙的住處走去。

此時姜妙妙正同目然法師在槐樹下下棋,目然法師四十多,穿着僧衣,身形很瘦弱,長得慈眉善目。

姜妙妙穿得很隨意,沒有像在王府穿得那麼繁瑣,頭上髮飾也簡約,外面只穿一件單薄的紫衣,姜妙妙長得貌美,儘管穿着簡單,看起來也是錦上添花。

姜妙妙讓下人退下,從懷中取出一封信遞給目然法師。

「目然法師,這是王爺昨晚差人送來的。」

目然法師拆開書信看了一會兒,對姜妙妙說:「王妃,你需要告訴王爺,這事急不得,兩位郡主在我這裡很安全,言言的病,老衲定會全力以赴。」

姜妙妙笑道:「那就多謝目然法師了。」

目然法師說:「老衲要先謝王妃才是,若沒有王妃救下衡兒,恐怕王府早就沒了。」

姜妙妙回道:「當初我救他,是因為他也救過我。」

「嫂嫂,嫂嫂……」

姜妙妙扭頭一看並沒有看到蕭善言,「這丫頭,還沒見人,這聲音倒是跑得快。」

一會兒,蕭善言幾人就來到姜妙妙身邊。

蕭善言直接撲進姜妙妙懷中,姜妙妙差一點倒下,伸手將蕭善言扒拉開,看到蕭善言兩眼紅紅的,說:「怎麼哭了?」

「嫂嫂,寶珠將我抓的老鼠給吃了。」

姜妙妙大笑:「寶珠是貓,吃老鼠很正常。」

「可那老鼠是我給小鳥的食物。」

蕭善賢說:「嫂嫂,妹妹拉我們來就是為了問你,鳥吃不吃老鼠。」

姜妙妙捂住嘴輕笑:「言言,鳥不吃老鼠的。」

蕭善言不信,目光堅定地看着目然法師:「法師,小鳥吃老鼠。」

目然法師笑道:「善言為何說小鳥吃老鼠?」

蕭善言一愣,說道:「我聽說的呀!」

姜妙妙說:「那個人給你胡說的,真該打嘴,教壞小孩子。」

蕭善言仔細回憶着,可是就是想不起來誰說的,只能記起一雙腳在晃晃。

姜妙妙見蕭善言仔細想着,也不打擾她,看向一同前來的若生,十四五歲的小和尚看起來純真又獃滯,尤其是一雙挑花眼,要是沒出家,不知會有多人心生愛慕。

「目然法師,這位小法師是?」

「這是我的小徒,若生。」

姜妙妙說:「若生法師,安好。」

若生一愣,雙手合上說:「施主,百福。」

姜妙妙對着目然法師說:「法師,你這個徒弟是個聰明人。」

目然法師對若生一笑,朝姜妙妙說:「若生確實是我徒弟中最聰慧的。」

姜妙妙看着蕭善言和蕭善賢,心想:「在家中有人陪兩人玩鬧,這山裡難免孤獨,不如讓若生同她們姐妹二人一同玩耍,若生聰慧沒準還能教二人一些學識,不說學識,有個玩伴也好,整日同貓狗在一起也不太好。」

姜妙妙將想法對目然法師一說,目然法師自然沒有異議。

蕭善言很開心,拉着蕭善賢說:「姐姐,我們也要剃光頭嗎?」

蕭善賢看一眼目然法師,又看一眼若生,摸一摸自己黑黑的頭髮,大聲地哭了起來:「嫂嫂,我不要變光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