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八零:我被當成扶弟魔退親了》[穿書八零:我被當成扶弟魔退親了] - 第6章 那你為什麼不掐死

「成了!總算沒白費我一番心血。」

北山上,林好絲毫不顧及形象的盤坐在地,喜滋滋的抖着人蔘上殘存泥土。

嗯,很好,一根參須都沒斷,也不枉費她跪在那挖了這麼久。

「收工!」

她小心翼翼的把人蔘藏到了背簍的最下面,上面用挖來的其他草藥蓋住,拍了拍褲腿上的泥土,沿着來路往回趕。

此時正是太陽正中,一天最熱的時刻,勞作的人也不敢頂着烈日幹活。

她到着一身暑氣回到家,就看到她那便宜娘坐着小板凳,在堂屋門口用藤條編筐,父親則坐在一旁吧嗒吧嗒的抽着老漢煙,愁眉不展。

她掃了一圈也沒看到大山,有些疑惑:

「大山呢?」

”姐,你喊我幹啥?「

聲音從她身側的草棚里傳來,大山正一手拿着鎬頭,疑惑的看着她。

「跟我出門一趟。」

「出門?你想幹啥去?」

還未等大山開口,楊彩霞女士先炸了。她把手裡的藤條往地上一扔,站起身指着林好的鼻子就嚷:

「這死熱荒天的大中午,你要作幺蛾子你自己去,別喊上你弟和你一起!」

她是真的生氣,原來的閨女百依百順,她想怎麼拿捏都行。自從那天親事沒成之後,整個人就如同變了個人一般,對她不冷不熱的不說,還總拿那種她說不出來的眼神看她,看的她心裏一陣沒底。

這親事黃了也不能都賴她不是,現在滿村子都在瘋傳,說是她黑心肝,當娘的不疼閨女,硬生生的攪黃了親事,她還憋着一肚子的邪火沒處撒呢。

林好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也沒瞞着直接說道:

「我要去鎮上。」

又是抽哪門子瘋?好端端的去鎮上幹啥。這個回答讓楊彩霞有些詫異。

鎮上離他們村可不近,趕驢車得差不多半天時間,騎單車也得三四個小時。林家人一年到頭都去不上兩次。

平日里,最多就是把家裡老母雞攢下來的雞蛋送去鄉里集市上賣掉,再換點生活用品。對他們來說鄉里的集市就可以滿足他們大部分的需要。

「你上鎮上幹什麼去?我看你是一天天吃飽了撐的慌,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不省心的玩意,早知道當初我還不如掐脖把你捏死得了!」

林好正準備往背簍里塞昨天刨的草藥,聽到這話,愣了一下。然後她緩緩的停下手,定定的看了過去。

「對啊,你為什麼要生?生了為什麼不掐死,是下不去手么?」

楊彩霞眼睛瞪的老大,瘋了瘋了,這死丫頭果然瘋了。

見對方終於閉嘴了,她動作麻利的把所有草藥塞進背簍,轉身走向盛放雞蛋的籃子,順手拿起兩個,就往門外走去。

看到自己寶貝的雞蛋被這死丫頭當面拿走,楊彩霞急的不行,邁步上前就要攔住林好,嘴裏也跟着吆喝:

「你給我……」

「啪!」

一聲悶響,打斷了她即將脫口的話。楊彩霞同走在她前面的林好,不約而同的回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坐在堂屋破桌前,一直給人感覺老實巴交,三腳踹不出一個屁來的林根生,粗糙的大掌拍在木桌上,力道大到桌上用來喝白水的碗都被震歪,裏面的水灑了一桌子。

老實人發怒才最讓人震驚。

看着和自己成親快二十年都沒發過火,人送外號林老蔫的那口子,破天荒的生了氣,楊彩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