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八零年代,炮灰女配重生暴富》[穿書八零年代,炮灰女配重生暴富] - 第6章 生孩子不如叉燒包

寧馨知道寧萌得理不饒人,不出所料的繼續犯蠢:

「那你舞會的時候,穿腳上的那雙布鞋?」

陳蓮子看着寧萌,笑容得體:「你沒文化就多看報!」

寧萌:「…我是女高的學生,怎麼沒文化了!」

陳蓮子:「有文化就少說話,吵!」

寧萌:「…」

要說懟人不留情面,寧萌真的是菜雞中的戰鬥機。

簡稱「辣雞」。

平時和千金小姐吵吵鬧鬧,互相看不順眼來幾句。

呵呵!她還真的以為,自己吵架天下無敵。

寧母心疼陳蓮子下鄉回來,同時也不滿女兒的桀驁不馴。

訓斥她從小教養的寧萌,打的是她的臉面。。

寧母對她斥責道:

「你好好說話,別老欺負萌萌,女孩子還是嫻靜優雅些好。」

在寧家見世面,感覺總見一些奇幻的風景。

陳蓮子脫口而出:

「寧馨扔花瓶,罰贅婿跪搓衣板,你讓言海跪直搓衣板,這是賢良淑德的話,我可以!」

寧母被噎,少了方寸:「我那是管教外人,對你我會那樣嗎?」

陳蓮子笑的淡然:

「那她也是外人,留在這裡,為了給我們管教的咯!」

寧母愣住:「不許胡說!」

陳蓮子:「那不是留着管教,那你留着她過年啊?」

寧母:「…」生個孩子,不如生籠叉燒包。

陳蓮子見寧母愣住了,補刀:「不留着過年,那送了吧!」

寧母被她弄的思維停擺:「送了?我送給誰?」

看戲吃瓜裝鵪鶉。

這才反應過來的寧萌,搖了搖寧母,緊張的滿臉通紅。

陳蓮子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

「她當然是回山城的家,不然去海南種田開荒打魚,我們各回各家啊!」

寧馨吃驚的問:「你在海南打魚種地?」

陳蓮子不逗她們玩,翻了個身,瓮聲瓮氣:「嗯!」

寧母淚眼婆娑的問:

「看資料你有個兩個哥哥,怎麼沒有去。」

「陳家做什麼,讓你還不到十六歲的女孩子,去海角天涯的地方,作孽啊!」

陳蓮子:「他們很早就發現,我不是陳家人,我太好看了!」

寧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