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八零年代,炮灰女配重生暴富》[穿書八零年代,炮灰女配重生暴富] - 第4章「特意」準備的接風宴

涉世未深的陳蓮子,穿越時間太短,經驗不太足。

要知道,書裡帶光環的男女主,哪有那麼好滅掉。

至少要走完劇情,男主可以真正被消滅。

不斷喊着:「小婿冤枉!」

沒挨幾下的言海,在女傭霞姐的幫助下,翻窗跑路離開。

看着如同野狗一樣離開的男主,蓮子心中暗爽。

高興了一場,肚子有些餓,生生按耐住興奮,問:

「耍完威風,那就能開飯了吧?」

寧母:「???」這是人還說的話?

怒火中燒的寧父,沒打完贅婿,火氣沒處發泄。

轉身只見寧父怒吼,抬手把只剩半根蠟燭的燭台重重的,摔向牆邊的落地鍾。

指着碎落一地的玻璃碎片,羅父怒道:

「誰也不許再提起言海,我要登報和他脫離關係!」

「還有你,陳蓮子!還有其他人都聽好了,不許再放肆,不然我把你們也轟出去!」

寧父轉身上樓之際,只聽見陳蓮子哈哈大笑:

「轟我走?來海南接我的寧大伯可說了,你們敢欺辱我,寧老太太就會沒收你的分紅。」

寧萌推着寧馨來到飯廳,無措的看着寧父。

姐夫走了,陳蓮子來了,她怎麼辦?

寧父這才想起,母親幾次三番派人敲打的話,一臉嚴肅起來。

陳蓮子看着牆上的好多張全家福,吃完盤哈密瓜:

「看來沒忘記,寧先生,你還要轟我出去嗎?」

寧父哼了一聲,不說話了。

寧母見父女倆都犯犟,打圓場道:

「無關緊要的人趕走了,就走了。」

「怎麼會轟你走,你爸氣的糊塗了,不要在意,花園新種的玫瑰花,我帶你去欣賞一下?」

陳蓮子見寧母給了台階,轉身坐回沙發:

「看什麼花,我餓了,開飯吧!」

這孩子,第一天進門也不認生,彷彿她天生是寧家的主人。

飯廳碎了一地的玻璃,大家挪到舞廳吃飯,來到餐桌前,菜色豐富精緻。

醬焗大龍蝦,避風塘炒蟹,燒鵝叉燒,乳鴿皇,溏心鮑,黃湯燒翅,海南油雞,鯊魚煲,八寶鴨。

看着還在往上端的冰糖燕窩,鹼水粽,陳蓮子樂了:「菜不錯。」

這還沒開飯,傭人就急着上甜品,誰急着要給她見世面?

寧父臉拉了下來,寧母也有些尷尬,拉着陳蓮子坐下:

「這些都是廚房特意給你接風洗塵準備的。」

寧萌滿臉通紅,寧馨聽了這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