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八零年代,炮灰女配重生暴富》[穿書八零年代,炮灰女配重生暴富] - 第2章 初來乍到的新人(2)

好奇,她是不是長得和我一模一樣。怎麼就能嚇着,我很醜嗎?」

「姐,那不是人,那是個烏賊精!」

「哈?!二小姐誤會了,小小姐摔臟臉,可不敢在大小姐面前亂言。」

看不出顏色的襯衣工裝,一個木箱外加用麵粉袋裝的土特產。

「咚…」一聲,歪七扭八的行李,丟在嵌銀絲的大理石台階。

陳蓮子被女傭嚇了一跳,有點尷尬:「你是寧家的人?」

「您是小小姐?」

「我是陳蓮子,不是什麼小小姐,大小姐,我們都是同志,家裡人呢?」

穿過玄關的噴水池,徑直來到客廳,在路過一面銀鏡前,她傻掉了。

現在退出去,重新來一遍,還來得及嗎?

「孩子,你終於回來了!」

多年活動中練就滿點社交涵養的寧母,看着面前的黑猴子,收回了愛的抱抱。

戴着皮手套的寧父,輕輕握了握她的手。

以示父愛如山,陳蓮子可不免心中有些失望。

陳蓮子對着拐角處在竊竊私語,看上去不太聰明的姐妹倆:

「你們好,我是陳蓮子。」

寧馨:「你,你好!」

只見骨瘦如柴的少女,回頭小聲嘀咕:

「吳媽快推我回去,這是野人,好嚇人!」

陳蓮子:「……」

看書時她就覺得,這個便宜姐姐不太聰明,或者說有些單純的可愛。

這樣看來眼神也不太好,幸好她接手在甲板上被人毒害的身體回來了。

不然寧心和整個寧家,不出三章就被渣男和寧萌,吞的渣都沒了。

等她找出下毒害了原主小可憐的人,她就要去環遊世界,好好享受人生。

陳蓮子坐在沙發上,問起管家:「我的房間在哪裡?」

新來的女傭:「快收拾好了,我立刻去鋪床。」

寧母有些不滿:「吳叔是家裡的老人,除了你父親,誰也不能使喚他。」

「初來乍到請原諒,吳叔。」

吳叔和吳媽兩夫妻,在寧家是少有的兩個好人,她不欺負老實人。

「你母親說的…」

寧父剛想附和,看着女兒黑乎乎卻極像他父親的臉,頓時覺得妻子有些過分。

陳蓮子目光灼灼:「說的是,那以後大家可要多擔待,我這個寧家的新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