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八零年代,炮灰女配重生暴富》[穿書八零年代,炮灰女配重生暴富] - 第2章 初來乍到的新人

寧馨躺在床上,看着眼前的家人。

眼淚終究還是落了下來:

「我聽說她要回來,那我去的也放心,可妹妹怎麼辦?」

寧萌:「我不想離開寧家,不想離開爸爸媽媽和姐姐。」

寧母看着病弱的大女兒,天真可愛的小女兒:

「你說的什麼話,你們都是我的孩子,媽媽愛的孩子,寧萌永遠是你妹妹。」

寧父看着這樣的大女兒心痛不已,先天不足的寧馨,不似小女兒活潑健康。

這兩年以來,寧馨時不時氣喘發作,除了夏末初秋。

幾乎不離病床,好不容易招婿也如同虛設。

這些年陪伴在他們夫妻身邊,多是懂事的小女兒。

長年累月的感情,不是血緣可以替代的。

寧心無比認真的和她保證:

「這個家沒有人可以趕走你,你才是我妹妹,那個豆腐西施,我不認。」

羅父訓斥:「你做姐姐的說的什麼話,陳蓮子都是寧家的孩子,不許亂說話,你都快做母親的人了!」

寧馨咬着嘴唇,撒嬌發脾氣:

「媽!你聽聽,陳蓮子,她姓陳,我姓寧,怎麼會是一家人!」

寧母看着足不出戶的寧馨,吃驚乖巧的女兒,為何會說出這番話。

心中不免懷疑,家裡有傭人亂嚼舌頭,暗自記下不發。

寧父張了張口,怎麼也說不出訓斥的話。

只能和稀泥,用都是一家人,來安撫兩個孩子。

寧萌被姐姐抱着,七上八下的心,總算放下些許。

至少她不用擔心,自己會像婉表姐之前說的那樣。

天不亮就必須餓着肚子,在菜市場里賣豆腐。

「啊!」

門口傳來女傭的尖叫聲,房間里除了寧心掛的點滴聲,頓時安靜下來。

推着輪椅過來的吳媽面色古怪,看了眼幾位東家,小心的陪笑:

「小小姐回來路上摔了跤,新來的幫傭不懂規矩,瞎咋呼。」

聽了吳媽的話,寧母不免有些失望,果然新人就是毛手毛腳,半點不懂規矩。

寧父熄滅煙鬥起身 說道:「大家都出去見見。」

寧馨也掛着點滴,小心翼翼的被吳媽推着來到客廳,還未來得及看清。

急匆匆被寧萌倒推着挪回了房間:「大姐,我們快閉眼,可不能嚇到了。」

「萌萌,你幹什麼?我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