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柔弱雌性,我在獸世做團寵》[穿成柔弱雌性,我在獸世做團寵] - 第五章 驚為天人

雖然眼前的男人很帥,劍眉星目,儀錶堂堂,氣宇軒昂,玉樹臨風——

但蘇芸兒表示自己是見識過直溜黃瓜的,暫時不準備OOC。

凌上校不用回頭就知道自己被猛獸盯上了。

果然——

「吼——」:小傢伙。

大貓一爪子衝著巨蟒的眼睛而去,逼着巨蟒扭着身子往後退。

逼退了巨蟒,大貓一個縱躍,在蘇芸兒身邊站定,齜牙咧嘴地衝著凌上校低吼,直接就是進入了攻擊的前奏。

眼前的獸人給大貓的感覺很危險,比那條長蟲危險的多。

凌上校本以為這兩頭猛獸是在爭奪小雌性的所有權,卻沒想到這老虎將這小雌性看得還挺重。

被逼退的巨蟒再次遊了過來,和大貓,凌上校呈三足鼎立的狀態。

本來打的腦熱的巨蟒,感應着男人身上的氣息,終於冷靜了下來,不再無腦的往前沖,反而在僵持了片刻以後,離開這片區域。

看着巨蟒離開時那小眼神,蘇芸兒覺得在裏面看到了委屈。

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

嗯,有點可愛是怎麼回事。

礙事的走了,大貓專心致志地對峙眼前危險的男人。

「唰——」

「唰——」

幾道身影在凌上校的身後站定,以一種驚奇的眼神,看着對面的一人一虎。

「這位小姐,我們沒有惡意。」

歐陽從凌上校的背後走出,舉着自己的雙手,示意自己的無害。

像這種破冰的情況就不要指望凌澤粼那座移動冰山了,不現實。

蘇芸兒看了眼自帶騷包的歐陽,將自己的眼睛放回了領頭的凌上校身上。

嘖,明明是一樣的制服,穿在領頭的帥哥身上,是妥妥的禁慾系,穿在這花孔雀身上,一言難盡啊。

蘇芸兒轉回了視線,打量着禁慾系帥哥,洗洗眼。

歐陽以他未來的伴侶發誓,他在小雌性的眼中看到了明晃晃的嫌棄。

那要不是嫌棄的話,將來他就找不到伴侶,會被獸人壓一輩子。

「小姐,別害怕,你看我們的衣服,這是軍隊的制服,我們是獸人聯盟的軍人,真的不是壞人。」

「獸人?」蘇芸兒精準地抓住了重點。

【系統,你到底把我送到了哪兒?】

【系統已逝,有事燒紙。】

【呸o(▼皿▼メ;)o——】

蘇芸兒話中的疑問讓一眾獸人有了不好的預感。

「小姐,你是什麼時候到這兒來的?」

「我從小就生活在這兒。」

「你——父母呢?」

「不知道。」蘇芸兒搖了搖頭。

這倒不是蘇芸兒糊弄這幫人,她是真的不知道,關於森林以外的記憶她是完全沒有啊,要不是她穿越過來的話,他們現在就得通過獸吼交流了。

幾人面面相覷,看向蘇芸兒的眼神帶上了同情。

真是個可憐孩子啊!!!

「吼——」:小傢伙,我們走,這群人太危險了。

衡量過自己的武力值以後,大貓決定戰術性後退。

大貓的長尾輕拍了拍蘇芸兒,低吼一聲,示意她跟着自己離開。

蘇芸兒沒有反駁,維持着自己的人設,緊跟着大貓準備離開。

「等等——」

蘇芸兒拍了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