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女主後王爺每天在演戲》[穿成女主後王爺每天在演戲] - 第3章 任務完成了?

隨着節目的演出,曹艾妮發現領舞者,並不是朝着皇上暗送秋波,而是向王爺殷程越散發柔情。

原來不是給皇上選妃,是給王爺選妃啊。

這架勢,怕是定會給殷程越選定王妃。

想到這曹艾妮不淡定了:我靠,我這啥也不會的人怎麼脫穎而出,總不能當堂表演背誦唐詩三百首吧,雷死我算了。

如果落選了,豈不是還要破壞人家的姻緣,還上趕着給人作妾。

雖說這時代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是上趕着做妾,這劇情恕曹艾妮不能接受。

這哪裡是女主,這豈不成了惡毒女配的標準。

就這短短彈指之間,曹艾妮已經腦補出了一場惡毒女主強搶王爺的故事。

舞蹈接近尾聲,皇后的聲音又響起了,「哪位才女先來,給我們展示展示齊蘭國兒女的風華。」

「臣女不才,給各位帶來鼓點舞,獻醜了。」

王佩研站起來緩緩行禮,舉止之間儘是世家貴女的貴氣。

曹艾妮看着斜對面的王佩研,狠狠地咬了一口糕點。

過分了,作者也太過分了,一個女二竟然比女主還美,聲音也如此好聽,感情女主是陪襯女二的?難怪追了上百章沒追上。

身着鏤金百蝶線紗裙的王佩研,在大廳中翩翩起舞,宛如真的蝴蝶在載歌載舞。

台上豎著一面大鼓,王佩研用水袖時不時敲擊鼓面,發出陣陣響聲。

這個舞蹈剛柔並濟,未敲擊鼓面時王佩研柔情似水,敲擊鼓面時那聲響又直擊人心,讓人心動不已。

待王佩研一曲舞畢,大廳發出了雷鳴般的掌聲。

但是靜觀殷程越,他全程並未給過多的眼神,就像一塊冰山毫無波動。

看着這一盛況。

曹艾妮真不知怎麼才能蓋過王佩研的風頭。

隨後越來越多的女子上台表演,大多也都是舞蹈,卻都不及王佩研。

於是,從開宴到現在一直在吃的曹艾妮終於沒了胃口,不由地有點惆悵。

曹艾妮眼神亂飄,和周麥麥眼神交匯後,勉強扯出一個笑容,隨後剛觸及皇后。

「你是曹雲卿之女曹艾妮是吧?怎麼不見你表演呢?」

二十多歲的皇后滿臉慈愛的看着曹艾妮。

「回稟皇后娘娘,臣女無才,不會跳舞。」

曹艾妮誠惶誠恐地跪下,這表演不是採取自願嗎,還帶點名的?

「聽聞你武功不錯,舞蹈看乏了,舞一劍吧。」

「蓮頤,帶曹小姐下去換衣服。」

皇后就這麼吩咐自己身邊的婢女,絲毫沒給曹艾妮拒絕的機會。

還好曹艾妮會武功這個金手指還在,沒收回,前幾日倍感興奮,練過,不然這會可就要丟人了。

曹艾妮回憶着這幾日練過的動作,在舞台**行雲流水般的揮着劍,時而一個翻身,時而腳尖輕點,縱身一跳,時而連續幾個轉圈,那乾淨利落的動作卻也顯露着不一樣的美。

一曲畢,曹艾妮的額頭上微微有點薄汗,行完禮正打算退下。

「聽聞你愛慕安樂王?」

「是,臣女,臣女愛慕王爺。」

曹艾妮如實回答着,眼角的餘光往殷程越方向瞧了瞧,才發現他端着酒杯亦看着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