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女主後王爺每天在演戲》[穿成女主後王爺每天在演戲] - 第1章 曹艾妮和她的冤種系統

日暮,天邊的橙黃散漫地落在了屋角上,照在了園中的樟樹上,地上滿地金黃,那是秋日的黃昏,不如夏日那麼熾熱,卻也凸顯着屬於自己的浪漫。

此情此景,坐在窗檯邊的曹艾妮想吟詩一首。

奈何嘴巴張張合合幾次,愣是未吐出一個字。

曹艾妮頓時被嚇得六神無主,跌坐在了地上,剎那間,曹艾妮脖子上的青筋凸起,臉色漲紅,瞳孔猛然放大,右手握住脖子,無聲尖叫道:啊~,我的聲音呢?啊~……

一時之間,曹艾妮無助到了極點。

「宿主消極怠工,禁言五個時辰,以示懲戒。」

肉球那毫無感情的聲音響起,隨又補充了一句,「到時自動解除。」

剛才的驚慌失措讓曹艾妮的大腦一片空白,對於肉球的話一時間沒有反應。

半響,曹艾妮回過神來,兩手五指緊握,只聽見指關節咯嘣咯嘣的響,雙目像是要噴火一般,惡狠狠的瞪着眼前的這隻鳥,身子猛的往前一撲,右手一把抓了過去。

只是,沒逮到。

你有本事去欺負男主啊,欺負我一個弱女子算什麼本事,曹艾妮無聲的說著,有本事你剛別閃啊。

男主?沒錯,曹艾妮穿書了。準確的來說,已經穿書五天了。

五天前的清晨。

曹艾妮睡眼惺忪地睜開眼,看着檀木色的床頂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迷迷糊糊地聽見稚嫩如小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你好啊,宿主,我是CP管理系統肉球。」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曹艾妮從床上迅速彈起。

肉球忽閃着它那小小的一對翅膀,無視曹艾妮的驚恐,一臉歡快:

「嗯~,你可以叫我肉肉。」

曹艾妮滿臉不解,「CP管理系統?」

「就是磕CP的,讓在一起的感情更好,未在一起的創造機會。」

肉球飛停在曹艾妮面前解釋道。

「哦。」

看着眼前這隻腹部紅色,背部灰色,身體圓圓的像個小皮球一樣,腦袋卻只有大拇指那麼大的小鳥,這比例,這模樣擊中了曹艾妮的笑點。

曹艾妮瞅着眼前的這隻鳥,很想笑,然而嘴角剛揚起一半,立馬拉下來了。

因為曹艾妮突然發現這不是自己的房間,這環境……

粉紅的帳幔垂在床邊,透過帳幔可以看見一扇窗戶,旁邊桌子的右邊角整齊羅列的放着幾本書,硯台上還放着幾支毛筆。

床的斜對面有一個楠木做成的梳妝台,邊角上都雕刻着細膩的水波紋,極為精緻,檯面上依稀還能看見一些首飾。

曹艾妮看着眼前的一切,挪了挪屁股,心裏嘟囔着:這床真硬。

隨後神經大條的曹艾妮總算意識到了不對,猛的從床上站起,眼睛睜大,不可置信地大聲吼道:「我這是穿書了?」

「我的宿主啊,你這反射弧也太長了吧。」肉球說完還不忘送給曹艾妮一個白眼。

明明是孩童般的聲音,還故作老成:「都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知道智商傳染吧,擔憂我的鳥生,哎……」

「……」曹艾妮無語。

鵝蛋形的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那一雙靈動而狡黠的桃花眼和彎彎的柳葉眉毛都皺在了一起,「我去,我就評論了一句話就穿了,現在穿書這麼隨便的嗎?」

肉球搖了搖拇指大的腦袋,極不認同曹艾妮的話,「我們CP管理系統對所有的評論都是進行嚴格分析測評後,才選定的宿主你,感受到了你對CP成真的深深執念。」

曹艾妮回想起來自己不過就評論了一句:人倒霉了,喝涼水都塞牙縫,房東臨時告知不租我房了人兒子結婚要用,美甲店這幾天一個顧客也沒有,晚上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