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農門惡婆婆:全家個個帶馬甲》[穿成農門惡婆婆:全家個個帶馬甲] - 第九章 沈家作孽

眼看着已經到了深秋,沈家人都穿上了最厚的衣裳,要真到了冬天溫度都能達到零下十幾度。

冬衣已經好幾年沒做了,被子也都結成了坨,除了重就沒啥優點,家裡老的老小的小,除了壯勞力和吳氏以外身子骨都是乾乾巴巴沒得肉的,以前能熬過完全都是運氣好。

這些銀子撐過年是沒問題的,問題就在於不能坐吃山空,林寡婦給一大家子留的退路不能就這樣被自己給斷了。

林雲想着眼神不自覺就落到了趙氏做的那件襖子上頭,心道賺錢這事兒也急不得,有手有腳的總不能餓死吧,還是等自己的腿好了再說。

「你是誰?」

林雲正想着,外頭傳來了趙氏的聲音,帶着驚恐和防備。

這人看着衣着華貴,還是坐着馬車來的,趙氏心裏慌了,再加上外頭一堆起鬨的村民,她一時沒了主意。

趙氏雖然不常出門但村子裏的人大多還是認識的,聽着語氣這還是個陌生人上自己家來了?

「怎麼回事,吵什麼呢!」

林雲適時救場,古代就算是出嫁的女子也不好跟外男獨處,趙氏如果早知道恐怕連這個門都不會打開。

「姑姑,我是春生啊,奶奶叫我來看您的。」

春生?哪個春生?

林雲想了許久終於記起了這號人物,是原身大哥的次子林春生。

林老爺子總共有四子一女,林秀雲是最小的女兒,長子又有三子二女,林春生排二行四,前面還有二叔家的兩個哥哥。

林秀雲既是獨女又是幺女,還是女兒家時被全家寵成了寶,就連迂腐的林老爺子在知道兒子在私下裡教閨女識字後也是默許的。

林老爺子本是有功名在身的秀才,為了能夠一邊讀書一邊養家就在表兄開的酒樓裡頭做了賬房先生,後來屢試不中也就歇了心思,隨即就把目光放在了培養孩子身上。

老爺子是有魄力的,大兒子讀書留在身邊親自教養,二兒子好武就送去參軍上了戰場,現在已經當上了百戶,三兒子從商跟在表舅身邊做事為人圓滑懂世故,老四在鎮上當捕快也算吃上了皇糧。

要說林秀雲的家世已經算得上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了,其實林老爺子已經給閨女找好了門當戶對的夫家,可人生要是不戲劇化就不叫人生了,林秀雲在一次探親路上遇了險被死鬼丈夫救下,富家小姐跟窮小子的愛情就這麼開始了。

捋清了記憶的林雲恨不得時間倒回二十年前給林秀雲兩巴掌讓她清醒清醒,這不就是典型的白富美下嫁鳳凰男的故事嗎?

要非得說林秀雲看上了死鬼丈夫什麼,可能就是那副不值錢的皮囊了吧,果然藝術來源於生活啊。

後面的劇情就十分老套了,林秀雲不顧家人的勸阻堅持悔婚嫁給死鬼丈夫把親爹氣的卧床不起要跟她斷絕父女關係,林母夾在中間每日以淚洗面,後來不得已還是瞞着丈夫帶着幾個兒子去給閨女撐場面送嫁。

林秀雲也是年輕氣盛沒遭受過現實的毒打見分不清好壞,見親爹真的不來送嫁一狠心也斷了跟娘家的聯繫,這孩子是真虎啊,這一斷就是將近二十年。

林雲知道前因後果後氣得坐在床上捶牆,她真想把林雲的腦袋瓜子給掰開看看裏面裝的是不是豆腐渣。

放着這麼優越的原生家庭不要非得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過苦日子,結果把自己搓磨成這副模樣,好好的富家小姐成了整日里為了一顆蔥跟人罵街打架的農婦,最後還把自己折騰的嗝屁了。

林雲覺着自己有些心累,能把這麼一手好牌打得稀爛也算是人才了,不行,自己一定要把這條金大腿給抱住了。

林秀雲已經有十多年沒見過侄兒了,記憶里還是他小時候的模樣,沒出閣前她常帶着侄子侄女們玩鬧。

趙氏帶着人往正屋走,林雲知道她獃著也不自在就借口把人支了出去。

「孩子抱過來我看着,你去外頭把老大幾個叫回來吧,就說家裡來客了。」

屋裡昏暗,趁着說話的空擋林雲眼神打量着面前的青年,錦衣冠發神色從容,真是稱得上謙謙君子。

「侄兒給姑姑請安了。」

林春生看着坐在床上臉色蒼白身影瘦削的林雲差點不敢認,記憶里的姑姑常常喜歡穿一身綠衫,笑起來臉上有兩個酒窩,現在頭上的白玉簪子也沒有了,瞧着就是個飽經滄桑的老婦人模樣。

不知怎麼的,林雲在看見侄兒跪在地上磕頭的那一剎那眼淚直接奪眶而出,抬手一摸臉上一片冰涼,早已經是淚流滿面。

你們來晚了。

她在心裏無聲的說。

這大概是原身的執念和悔恨吧,她莫名覺得心裏沉甸甸的,複雜的情感難以形容。

「快起來,快起來,讓姑姑好好看看,春生都長這麼大了。」

林雲又有想抹淚的衝動,這些話自然而然就說出了口,她知道是林秀雲的感情影響的。

「姑姑,您受苦了……」

他今日到了村子裏才知道,原來姑姑這一支早就從婆家分了出來,姑丈去世以後她一直一個人拉扯孩子長大。

林雲讀懂了侄兒眼裡的氣憤一定另有隱情,知道前因後果後她恨不得親手刀了死鬼丈夫不要臉沒人性的兄嫂。

原來這些年來林家真的是一步步在往上走,林秀雲的大哥考中進士做了縣令,二哥在軍中任職九品校尉,三哥抓住朝廷跟外族通商的檔口發了橫財組建了商隊,四哥升了捕頭據說又要往上升遷。

聽到這裡林雲不禁感嘆林家真的是個個都是人才,從毫無背景的寒門一路拼到這個地步其中的困難是無法想像的。

林家老大考中進士後老兩口也跟着大兒子搬走了,林老爺子這些年心裏頭其實一直惦念着幺女,卻也是個脾氣又臭又倔的不肯低頭。

林母每年都讓人給女兒捎帶東西,這些小動作瞞不過丈夫,老爺子知道也默許了,幾個哥哥挂念妹妹每年的節禮也沒少給。

誰知道這些好東西最後都落到了沈家手裡,林秀雲連根毛都沒見着,反倒是日子過得緊巴巴吃盡了苦頭。

沈家人只知道林秀雲的婆家有些家底,自從分了家特別是林秀雲的丈夫死了之後,林家託人捎帶來的東西都落到了沈家的手裡,對林家這頭把消息都瞞得死死的。

後來捎帶的銀子越來越多東西也越來越好,沈家人後怕但又被錢財迷住了雙眼,有多少都盡數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