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農門惡婆婆:全家個個帶馬甲》[穿成農門惡婆婆:全家個個帶馬甲] - 第三章 身殘志堅

「娘,豬食我都煮好了,雞也餵了,早飯怎麼煮?」

趙氏其實是幾個兒媳婦中對林寡婦最打怵的一個,平日里總是低着頭,話也是最少的一個。

就連林寡婦受傷的這些日子她也沒說來多看一眼,除了每日做完該乾的活,其餘時候都縮在屋子裡。

林雲真的不知道是該說她沒眼力見兒情商低,還是說她真的對這個婆婆不上心。

那你要說不上心吧,也該裝裝樣子啊,看看人家吳氏,隨時隨地都到屋子外頭守着刷存在感,要她是原身肯定也喜歡這樣會來事兒的兒媳婦。

根據林寡婦的記憶來看,她對這個兒媳婦確實是最不滿意的,但是也從來沒有搓磨過。

因著兒子喜歡,除了平時不怎麼找趙氏搭話,說話時候的語氣也是冷漠生硬,在其他事兒上還真的算得上是個好婆婆。

按照林雲的想法,趙氏對原身打怵的原因還真是不少,首先第一個恐怕就是自己連生了兩個女兒,前頭老大跟老二媳婦都是可著兒子生,她沒有兒子自然腰杆子挺不直,在兩個嫂子面前自覺說話都短了一截。

天地良心,雖然這個時代是重傳承,但是林寡婦自己生了一窩兒子加上老大老二兩個媳婦也沒少給她生孫子,要說孫子的地位在她這裡還真沒孫女寶貝,得了好東西她也是先分給家裡的女娃。

再一個就是趙氏來歷不明,她是老三出門做工時在回來路上撿到的,林寡婦願意收留無家可歸的姑娘,但是自從知道兒子跟趙氏看對眼後,心裏就跟吃了蒼蠅似的難受。

誰能想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晃悠了幾日的人,就把兒子給勾搭走了,這事兒一直讓林寡婦心裏的氣兒不順。

趙氏也明白自己在這出身這塊兒短了前頭兩個嫂子,所以家裡的臟活累活都搶着做,村裡人見趙氏幹活多了,就開始在私底下嚼舌根說她搓磨老三媳婦,一來二去,林寡婦在外頭惡婆婆的名聲算是坐實了。

林雲從懷裡掏出庫房的鑰匙,重要的東西她要麼是藏着,要麼就是隨身帶着。

趙氏接過鑰匙有些受寵若驚,眼瞅着淚水就盈滿了眼眶。

對了,還有第三點,一向要強的林寡婦最見不得人哭,恰好這趙氏就是動不動就嚶嚶嚶的性子,難受了哭,高興了哭,反正怎麼的都得落下兩滴眼淚來,讓林寡婦看得頭疼。

「行了,去庫房裝兩碗米,搭上玉米面煮一鍋飯,再去地里摘些青菜,其他的等你嫂子回來了再做。」

林雲想不明白,這地里分明種着兩塊地的青菜,為啥還非得頓頓吃野菜?都吃得她齁嗓子了。

說實話,好幾天沒見着油水她實在有些嘴饞,支走趙氏後就開始眼巴巴的望着門口等吳氏回來。

清月到底是個小孩子,見林雲沒事,玩了一會兒就坐不住了。

林雲這才仔細的打量起院子,在林寡婦那個死鬼丈夫去世前,沈家還是算有家底的,畢竟朝廷每個月發的銀子也不算少,沈丘山又是個顧家的,所以大半的銀子都在林寡婦手裡。

沈丘山是家裡的大哥,靠着賣命的銀子不僅給自家起了個大院子,而且還時不時幫襯着兩個弟弟,但是自從他去世以後一切都變了。

成日里巴結林寡婦的幾個弟妹也露出了偽善的嘴臉,把自家的東西該拿的拿該搬的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