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農門惡婆婆:全家個個帶馬甲》[穿成農門惡婆婆:全家個個帶馬甲] - 第一章 林雲變林秀雲(2)

面前湊。

「我還死不了。」

林雲學着原身的語氣沒好氣地說道。

吳氏明顯被忽然開口的婆婆嚇了一跳,捂着胸口往後蹦噠了一步,臉上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

怎麼回事?婆婆怎麼知道我想的什麼?她不會生氣吧?

「還愣着幹什麼?還不趕快把粥端過來!」

「哎,好,好。」

看着吳氏把碗里的粥晾涼再一勺一勺的往自己嘴裏送,林雲決定不跟這個棒槌一般見識,吳氏除了口快心卻不壞,對她這個婆婆也是真心的孝敬。

別的不說,就在自己受傷以後,吳氏是往自己屋裡來得最勤快的,端屎倒尿也沒有一絲怨言。

「你用鑰匙把床頭上的柜子打開,裡頭有個盒子拿出來給我。」

吳氏手一頓,心裏暗自奇怪,婆婆今日怎麼說話這麼溫柔了,往日對她可都是呼來喝去,自己還有些不習慣。

一碗清粥也見了底,林雲將從枕頭套子里摸出來的鑰匙遞給吳氏,吳氏接過鑰匙麻利的脫鞋上炕,林雲默默的轉過了頭,這味兒屬實有些大了。

林雲接過盒子沒打開,擺手示意吳氏出去。

「二弟妹,剛才娘讓我從床頭櫃里拿出來個盒子,你說裡頭都裝着什麼呢?」

吳氏確實是個嘴上沒有把門的,轉身就把這事兒給說了出去,因着林雲讓她幫忙開鎖拿了盒子,說話間語氣很是得意,有幾分炫耀的意味。

林雲直接忽略了吳氏的話,她現在只想迫切的知道這個家裡到底還有多少家底。

小盒子也是上了鎖的,拿起來還有些分量,林雲憑藉著記憶伸出左手從屁股底下墊着的乾草堆里掏出了個一塊小破布。

打開盒子,面上赫然躺着幾串銅錢和幾角碎銀子,這些都是原身的兒子們在外頭幹活攢下來的,明面上的家底就這點,都買不了幾斤糧食。

摸索着按下盒子內壁的一塊凸起,銅錢下面的木板猛然翻轉過來,林雲輕輕拿來木板,這裡才是沈家真正的家當。

幾根樣式有些過時的銀簪子,幾對鑲玉的耳環,一對兒發綠的玉鐲子,看起來成色不錯,滿意地掂量着幾錠銀子,林雲忽然發現最底下還藏着兩個金元寶。

沒忍住用牙咬了咬,純不純咱不知道,硬是真硬啊,硌得牙疼。

乖乖,這林寡婦也太能沉得住氣了吧?

放着這麼多銀子不花,就摳摳搜搜帶着一大家子吃糠咽菜,還時不時的餓肚子。

經過整理記憶林雲知道這些東西都是林寡婦死去的丈夫在戰場上發死人財帶回來的,明面上只有二十兩的撫恤金,這些保命的錢林寡婦只會在家裡實在撐不過去的時候才會拿出來一點。

這些年她一個寡婦帶着幾個兒女生活的確實十分不容易,走到哪裡都容易被欺負。

說來林寡婦作為賬房先生的女兒還是識得一些字的,嫁給丈夫以後也算過了一段琴瑟和鳴的恩愛日子。

之後丈夫被徵兵上了戰場丟了性命,為了不被兄嫂惦記,能撐住這個家,她不得不讓自己硬氣起來,才成了十里八村有名的悍婦。

雖然名聲不好聽,但是少了麻煩才是她最想要的,顯然這個目的是達到了,要說跟人打架她就沒輸過,。

可就在十天前,為了跟村裡的王婆子爭地里的那個大冬瓜,兩人就打了起來。

因着下了雨地里濕滑,林寡婦一腳沒有踩穩直接從山坡上滾了下去,不僅摔傷了腿,更是磕破了腦袋。

沈家日子過的拮据,完全沒有錢拿來請大夫,沈家老大直接帶着一家人上門堵住了王婆子家門口,這才從他家摳出來一兩銀子。

林寡婦的腿靠着一兩銀子才接上,傷口也做了簡單的處理,不過銀子吃了幾天葯就沒了。

由於腦袋失血過多加上體弱虧空,在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林寡婦直接一命嗚呼,這才被後來的林雲佔了身子,連句遺言都沒來得及說。

林雲不禁在心裏感嘆原身命苦,十六歲嫁人,才不到四十歲的年紀,用大半輩子生了一串孩子,丈夫死了家裡的重擔壓在她一個人身上沒人分擔,好不容易養大了兒女還沒享福,這就為了個冬瓜丟了性命,真是時也命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