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農門惡婆婆:全家個個帶馬甲》[穿成農門惡婆婆:全家個個帶馬甲] - 第一章 林雲變林秀雲

聽着外面傳來的吵鬧聲,林雲依舊一臉木然,這已經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三天。

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救下父親,那場車禍確實是奪走了她的生命,卻又給了她新生。

這具軀體的名字叫林秀雲,就差了一個字兒。

每天混吃等死的花季少女成了快年過半百的老太婆,這落差也不是誰都能受得住的,她一時間不知道應該慶幸自己撿回了一條命,還是該失望自己沒在那場車禍中一了百了。

看了一眼光禿禿還會往下掉灰的屋子,她在想這是不是老天給她上輩子好逸惡勞的懲罰。

在林雲高三畢業那年開始家裡就走上了財運巔峰,親爹靠着老家的祖宅成了拆二代,她自然跟着水漲船高成了拆三代。

至於多有錢呢,簡單來說就是賠了一棟房子共計一百二十戶,靠着收租就能吃一輩子。

所以本來學習不好的林雲在知道自己不用奮鬥以後就徹底躺平了,畢業後直接花錢進了個鍍金大學藝術系,每天吃吃喝喝,在裏面虛度了四年的光陰。

而父母的感情呢,顯然也因為這筆天降橫財走到了盡頭。

她那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的親媽,為了追求中年人炙熱的愛情毅然決然跟着認識了三個月的歪果仁去了漂亮國,臨走還順手給自己買了套房子,說是怕她受委屈離家出走的時候沒有去處。

至於親爹,早就摟着後媽老婆孩子熱炕頭,哪裡還顧得上管她。

要不是舒女士還能偶爾想起她這麼個女兒知道打個電話回來,她都懷疑親媽被騙去緬國噶了腰子挖礦去了。

中秋節這天她突發奇想給老林打了電話要約他們一家三口出來吃個團圓飯,眼見着在紅綠燈路口碰到親爸拖家帶口,剛準備打招呼路邊就衝出來一輛失控的汽車要撞向老父親,最後為了救老林一家三口她毅然選擇英勇就義,結果睜開眼就到了這裡。

儘管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但在聽見兩個穿着補丁麻布衣裙的婦人叫自己婆婆時,她還是忍不住在心裏吶喊捶牆。

現代的自己還是個花季少女連男人的手都沒摸過,現在居然直接無痛當媽越級成了婆婆,還是有十個孫子孫女的那種。

真是萬惡的古代社會,據她所知原身最小的閨女現在才十歲,前段時間都有人上門來說親了。

其實剛來的第一天就已經融合了記憶,可看着嗷嗷待哺的一大家子跟家徒四壁的房屋她實在提不起興緻來,只想躺在床上擺爛,就這樣昏昏沉沉到了第三天。

人家穿越都是千金小姐大國公主,為什麼到自己了就是個拖家帶口的寡婦,這玩意兒難道也跟買**似的?

丈夫征戰死了,朝廷發下來二十兩銀子勉強給三個兒子娶了媳婦,現在家裡算是窮得叮噹響。

通過外頭透進來的光亮林雲勉強能看清楚屋子裡的擺設,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張缺了角的桌子,面上就放着個針線筐,床頭上躺着兩個木柜子上了鎖,不知道裝着什麼玩意兒。

林雲試着抻了抻腿,一股鑽心的疼痛感襲來,躺了三天這腿算是一點沒好,人還昏昏沉沉的,她一度都認為自己要死在這兒了。

迷迷糊糊的又要睡着,林雲耳邊忽然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弟妹,娘躺了這兩天就吃了幾碗粥,你說她不會挺不過去吧?要真是這樣我可得去找王婆子好好說道說道,怎麼也得給咱們賠個五兩銀子。」

「大嫂,好好的你可不能詛咒娘啊,這可是一條人命,五兩銀子指定不夠,起碼得十兩銀子。」

「……」

饒是再不上心,林雲聽見這話也差點氣了個倒仰,臉色直接黑了下來。

你要說就說,非得蹲到窗戶下頭嘀咕什麼,這下讓自己都一字不落的聽見了,這不是存心膈應人嗎?

不多時,屋外傳來敲門聲。

「娘,剛做了野菜粥,您要不要喝一些?」

說話的是原身的大兒媳吳氏。

從她小心翼翼的語氣就可以聽出,林雲的家庭地位絕對是一等一的。

躺在床上的林雲裝模作樣的睜開眼,這演技真是自己都沒眼看,好在屋裡暗,吳氏顧着放碗也沒注意。

吳氏沒聽見動靜還以為婆婆在睡覺,壯着膽子就往林雲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