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皇帝的原配妻》[穿成反派皇帝的原配妻] - 第8章 這阿嬸好醜

栗子已經提前劃好一道口子,江雪只需直接下鍋便可。由於量大,翻炒的工作由楚墨代勞,其餘時候他便跑到院子的籬笆清理野草,而那碗葯湯像是被遺忘在角落分毫未動。

江雪抵着唇乾咳幾聲:「楚墨,你是不是漏掉一件事情了?」

楚墨正在將多出的栗子盛入食盒,聞言,蹙眉轉過身望向她。

江雪指向那碗涼置的葯湯:「你還沒喝。」

楚墨:……

話落,不知是不是錯覺,她捕捉到楚墨臉上一閃而過的不情願。江雪眨眨眼,定睛仔細一看,果真沒看錯。

楚墨眉心微微動了動,伸手拿過那碗葯湯,黑乎乎的葯汁蕩漾,映照出他的倒影,濃烈苦澀的藥草味肆意鑽入鼻間,他眼底的嫌棄之意更甚。

躲不過了,喝就喝吧。

楚墨眸子一閉,屏住呼吸一飲到底,滿腔都是令人討厭的苦味,他臉色頓時暗沉幾分。然而等他睜開眼,盛着一小份剝好殼的糖炒栗子推到他跟前,目光沿着那隻胖乎乎的手一路向上,她抵唇憋着笑,臉頰兩側紅撲撲的。

江雪發現楚墨投來的視線,再也忍不住輕笑出聲,「特意留給你的,正好能沖沖苦味。」

如果不是陳叔昨夜無意透露,她真無法想像未來身份顯赫的反派,竟然,居然,像孩子似的討厭喝葯。

他一頓,腦海有一剎是空白的。待他回過神,玉指拈起一粒放入口中,舌尖嘗到甜頭,不由泌出津液,那股令人討厭的苦味迅速被蜜糖覆蓋。

江雪揚起唇角,舒心笑了一聲。

申時將至,兩人來到昨日的黃金位置,之前沒買到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在附近徘徊了好幾圈,一看到他們的身影,還沒等他們放下手中的物什,跑過來開口就是要兩斤。

誰能拒絕開門紅?

江雪嘴角都咧到耳根子去,旁邊的楚墨手法迅速,當即給他用箬葉包好。

但相較於昨日半個時辰,這次顯然沒賣得那麼快,量大其一,當地人多數人沒嘗過,不敢買是其二。

江雪不急,她更傾向於私塾的學子下堂,對這零嘴小吃感不感興趣。

「楚墨,你的傷未痊癒,先坐着吧。」

他們所處的位置是市井與私塾的交界處,兩側店鋪生意火旺,身後有幾層踏道,可以供人坐下歇息。

楚墨搖頭拒絕,他又不是嬌貴的女子,「不必。」

「行罷。」江雪懶得勸說,她發現這人性子看似溫和,實則做事風格獨斷專行。

站了會兒,街道零零星星迎來幾名學子,提着黃花梨木書篋朝着他們的方向悠悠走來。

「好香啊,什麼味道?」

「欸,你們看那邊。」

「妹妹,走。有好吃的了。」

那幾個走在前頭的學子順着氣味,直接來到二人所在的位置。

江雪暗暗打量眼。三男一女,最大十三四歲,最小七八歲,且容貌相似,應該是一家子的兄弟姐妹。幾人穿着平整光潔,面料細密,舉止規行矩步,顯然是出生非富即貴的家境。

江雪掛起和藹的笑容,「你們好啊,要不要嘗嘗這個糖炒栗子?」

其中一位女孩臉瞬間塌下來,嘟起嘴躲到年紀最大的男孩後面,滿臉嫌棄地說道:「這阿嬸好醜!」

江雪:……

呵呵,小屁孩胡說八道什麼,這身子才剛過十七,還沒到做阿嬸的年紀。她可以承認自己丑,但絕不承認自己年紀大!

年長的男孩抿緊嘴,一言不發盯着她,好像把她當成豺狼野豹。

楚墨適時站出來解圍,將她護在了身後。男子身影高挑,一上前擋走不少光芒,幽深漆黑的眼眸在陰影里尤為光亮,莫名給人一種打心底害怕的震懾感。

另外一個年紀稍微小點,扎着馬尾辮的男孩往前步,底氣不足地道:「干、幹嘛,我妹妹又沒說錯。」

「你們是作為受過教誨的學子,嚴於律己,寬以待人。應以時刻謹記言行舉止。」楚墨淡淡掠過眼,似乎不屑放入心裏,「我們夫妻不過討口飯吃,並未得罪各位學子,請嘴下留情。」

幾個出生錦衣玉食,打小嬌縱慣了,就連私塾的夫子也未曾對他們有過一句重話,自家妹妹不過說了句實話,這人就明裡暗裡諷刺,讓他們如何能咽下這口氣。

馬尾辮的男孩氣結,欲要與之理論,一直未曾開口的三弟突然攔住他。

那男孩面容清秀,後背如松板直,腰間懸掛雕刻「穆」字的冷白玉墜,露出與他年紀不符的嚴肅和穩重。

「抱歉。」他作輯行禮,「我家四妹年紀尚小,口不擇言,給二位帶來不便,請見諒。」

「三弟!」

馬尾辮男孩氣鼓鼓地朝地跺了跺腳。

「二哥,你忘了夫子的教誨么?」穆陽不為所動,眼角瞥了他一眼,「此事本身是我們有錯在先,何況我們作為男子,不應參與存在錯誤一方的陣營。」

穆陽為家中嫡子,年齡雖小几歲,可說話做事十分有震懾力。穆棱不過大他一歲多,有時和他講話大話都不敢出。

穆陽道:「勞煩給我們一人秤一斤吧。」

江雪站在後面沒露面,聞言開口道:「不用了,你們喜歡吃就買,不喜歡就別買了。」

「那我們可以嘗嘗味道如何?」

楚墨將食盒遞過去,穆陽先是拿給其餘三人,自己則最後嘗試。不驕不躁,言行妥當,不難看出他的涵養素質挺高,想必家裡寄予厚望,悉心栽培。

一入口,軟糯香甜。幾人嘗過後眼睛倏然乍亮,但表現頗為鎮定,倒是那女孩扯着自家哥哥的衣袖叫嚷要買。

穆陽道:「味道不錯,勞煩幫我們稱一下吧。」

楚墨迅速裝好,「一百二十文錢。」

穆棱掏出枚碎銀:「不用找了。」

普通老百姓交易一般使用文錢,碎銀是從銀錠剪下來,根據大小重量估摸價值。楚墨掂了掂,這粒散碎的有兩百文錢左右。

「我們趕緊回去吧。」穆遠身為最年長的大哥,終於發話了。

幾人結伴而行,穆陽不忘訓斥年幼的妹妹穆明英,「吃沒吃相站沒站相。」

穆明英雖和他是同母異父的兄妹,但心底十分怵這個剛正不阿、鐵面無私的三哥哥,迅速舔走手指頭的蜜糖,怯怯地躲到總是維護她的二哥哥後面。

穆棱打哈哈:「三弟,四妹還小呢,那麼嚴肅作甚。」

「小?她都快六歲了,還小。」穆陽不滿地斜睨一眼,「二哥,我們作為男子,應當尊重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