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病嬌黑蓮花男主的炮灰師尊后》[穿成病嬌黑蓮花男主的炮灰師尊后] - 第9章 師尊,弟子又給您丟人了

楚蕭離大意了。

他沒想到竟然有人膽敢趁機欺辱小男主!

畢竟秦雪遇身為他天下第一劍修的親傳弟子,就算外人看來他資質再怎樣差勁,可有他這個師尊在旁人定然不敢對秦雪遇有半分不敬。

然而,這些只會發生在蕭離仙君獨寵他一人時。

可是當秦雪遇一旦被蕭離仙君拋棄,那便是秦雪遇的煉獄。

他修為低下,卻獨得恩寵,讓那些原本就對他充滿忌妒的其餘弟子憤憤不平,難得逮到如此良機自然不肯輕易放過他。

一想到現在小男主血肉模糊的後背還有搖搖欲墜的柔弱身軀被人肆意欺負,怕是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啊!

而造成他這一切凄慘的源頭全是自己這個師尊!!!

完了完了,楚蕭離已經能夠想到小男主心裏怕不是又將自己千刀萬剮了一遍!

他現在已經是楚·千刀穿身半死不活·蕭離了!

真是一群炮灰命,幹嘛非要想不開去欺負主角?活着他不好嗎啊!?

楚蕭離頭疼欲裂,只能控制着不適的虛弱身軀御劍朝着峰下飛去,但願還來得及,臭小子們最好別欺人太甚!

內門弟子居所內。

「打!給我狠狠打!今天我們就是要為仙君分憂解難,好好教訓教訓這不爭氣的廢物!」一旁為首的青衣弟子名為柳覃,平日里最是看秦雪遇不順眼。

自己生在仙門柳家,父母與家族在修真界都是有頭有臉的存在,想當年在拜入鏡衍宗時便是為了修真界第一劍修的蕭離仙君而來。

蕭離仙君身為正道第一人不知天下有多少人想要拜他為師,奈何以往蕭離仙君從不曾收徒,可三年前突然破例,這讓修真界所有人都心動不已。

而柳覃不論是家世地位,包括自身天資修為在一眾拜師的年輕弟子中最為傑出,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

可豈料,半路殺出個秦雪遇。

秦雪遇五根雜亂,當初大家都是有目共睹他就是個廢材,偏偏不知道這小子身為最後一名哪裡入了蕭離仙君的眼執意要收他為徒!

此結果宣布時,在場多名弟子倍感震驚,失落和悔恨。

若是知道仙君收徒是收最後一名,他們哪裡還肯爭什麼前幾名!

可惜世間沒有後悔葯,眾人心中即便再怎樣不服氣,再有怨言,收誰為徒都是蕭離仙君親自做主。

因此他們只能對秦雪遇羨慕嫉妒恨!

真不知道這小子走了哪八輩子的好運!

大家也不是沒有盼着仙君哪一天發現秦雪遇是個無可救藥的廢材,再生收徒的想法,如今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是讓他們盼到了!

雖然蕭離仙君沒有直言,但對秦雪遇的懲罰並無隱瞞,現如今大家都開始紛紛猜測,更是按捺不住那顆充滿期待躁動的心。

這份激動的心情,其中數柳覃最勝。

三年前秦雪遇從自己這裡搶走了屬於蕭離仙君親傳弟子的身份,這一次他勢必要奪回來,不管是誰都別想再阻攔着自己!

柳覃眸眼微眯,眼底皆是勢在必得,更是對秦雪遇的狠毒,「別以為被仙君寵愛就有恃無恐,廢物就應該自覺地做個廢物,認清自己的位置!」

秦雪遇被兩人按趴在地,頭顱被一名弟子狠狠的摁在冰冷的地面,原本在用力掙扎的雙腿被另一名弟子用力踩着。

身體疼痛幾乎迫使秦雪遇感到麻痹,可內心一而再遭受的屈辱與背叛讓他渾身血液憤怒的沸騰着,心口更是不停叫囂着殺了他們!殺死他們!

所以即便被用力按着腦袋,他依舊用不服的猩紅雙眸惡狠狠怒視着柳覃,充滿憤恨的聲音幾乎是從牙縫裡硬生生擠出來,「放、開、我!」

「放開你?」柳覃不屑一笑,蔑視着用鞋尖挑起秦雪遇的下巴,「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同本公子叫囂?」

秦雪遇已經許久沒有遭受過如此輕蔑的挑釁,他憤恨的猩紅血絲爬滿雙瞳,不顧背後如同水流奔涌的鮮血奮力掙扎,可他越是掙扎,壓在他後腿的雙腳愈發用力,按着他頭顱的雙手更不留情。

他的臉被按得幾乎扭曲,雙腿似是被細針刺穿骨頭!

自己如今修為低下,而這群人皆已築基,欺負自己與欺負普通人並無不同。

明知道順從認輸是最好的選擇,可他秦雪遇偏是輸不起!自己沒有輸的道理!

「秦雪遇,本公子今日心情不錯所以放過你也不是不行,」柳覃居高臨下的注視着秦雪遇,如同俯視着微不足道的螻蟻,「只要你自願離開仙君,離開鏡衍宗。」

秦雪遇張不開嘴,但本氣憤的內心在聽到這句話時卻從嗓子里發出一聲嘶啞又嘲諷的低笑。

柳覃沒想到他竟還笑的出來,眉心微蹙,冷聲道,「你笑什麼?」

說罷,眼神示意按着他頭的弟子鬆開一些。

秦雪遇微微抬首,眼底雖有憤怒不甘,可此時多的是諷刺不屑,「笑你愚蠢,想拜入楚蕭離門下?憑你,也配?!」

柳覃聽到秦雪遇對仙君的稱呼和對自己蔑視,臉色頓時一黑,「你竟直呼仙君之名,大逆不道!」

說著竟抬腳狠狠踢向秦雪遇的腦門,這一腳普通修士若是挨上怕能直接造成腦癱!

此刻的秦雪遇根本沒有躲閃的機會,他也知道這一腳下來自己肯定要半死不活,但他一點都不慌亂,甚至在他即將要碰到自己時,猩紅雙眸逐漸變成豎瞳。

秦雪遇保證,只要柳覃膽敢踢下來,自己定會讓他受盡常人不敢想像的煉獄!

自己要殺了他!

不,是慢慢折磨他,讓他每日都體驗一遍扒皮抽筋,被釘子錘打腦門的痛苦!

自己還會弔着他的神識,讓他無比清晰的聆聽着鐵鎚碰釘捶打他頭骨的悅耳脆響……

眼見着腳尖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秦雪遇豎瞳幾乎成形,偏在這時一陣強大威壓從高處傳來,將意圖對他施暴的三人全數震開。

以柳覃為首,三人紛紛跪地吐血。

不等幾人明白個所以然只見被破開的房頂一抹月白身影從天而落,似黑夜中最亮的明月,冬日最凌厲的冷雪,他輕盈的飄落在幾人眼前。

他廣袖甩往身後,露出緊握凌氣長劍如玉般的修長手指一晃而過。

只這一眼,柳覃難掩眸中狂熱,他大着膽子抬首注視着仙君,那張精緻到無可挑剔的俊容,如雪山冷泉,如圭如璋,如天中皓月,高不可攀。

「仙,仙君!」柳覃按捺不住激動企圖站起身朝着楚蕭離靠近,可在起身的那刻臉色登時慘白,一道更為霸道的威壓迫使他垂下頭顱雙腿跪地。

秦雪遇在看到楚蕭離出現的那瞬間有一時的怔愣,但又很快釋然。

似是對於他的出現意外,也並不意外。

畢竟這種如救世主般的戲碼也並非頭一次。

以往,他會傻乎乎的感激,可後來他便知都是這人的詭計,只為讓自己對他產生十足的信賴。

信賴到甘願將靈丹雙手奉上。

秦雪遇暗自冷笑,只可惜楚蕭離打錯了算盤,自己從始至終都不過是一條本質惡劣的邪龍。

想來柳覃對楚蕭離馬首是瞻,被他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