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病嬌黑蓮花男主的炮灰師尊后》[穿成病嬌黑蓮花男主的炮灰師尊后] - 第8章 得罪秦公子沒有好下場(2)

…..

「仙君!仙君!不,不不不好啦!不好了啊!」

正當楚蕭離痛苦的思考自己是不是開局就要落地成盒重啟第二次機會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急促慌張的吶喊聲。

楚蕭離急忙結束自哀自苦,拍了拍自己的臉頰醒神,而後木着一張臉推門而出。

迎面衝來的竟是先前被他派去為秦雪遇上藥的小童。

小童見到仙君,瞬間被他一身清冷孤傲的身形氣質激的清醒過來,他慌裡慌張的跪拜在地,額頭碰地,大氣不敢出唯恐冒犯了仙君,可嗓音里充滿急促不安,「仙仙仙,仙君!大事不好了!」

「不是命你去為秦雪遇上藥,怎麼慌慌張張的?」楚蕭離蹙眉,見到小童如此模樣莫名有種不好預感。

以話本的尿性來講,這種時候一般都是主角遇到了危險……

果不其然,小童跪拜在地聲音都染着哭腔,「弟子本是去為秦公子上藥,可,可剛到那裡就見一群其他弟子在欺辱,欺辱秦公子,那些都是內門弟子,弟子見狀一人不敢上前,所,所以特來……」

然而小童話還說罷,瞬是察覺一絲涼意竄過,他欲哭無淚心道要完,仙君平日里最是疼愛秦公子,即便這次氣急打了對方,但心裏依舊記掛着他的傷痛,嘴硬心軟不若也不會讓自特去為秦公子上藥。

可看到秦公子被人欺辱,自己一個人跑回來實屬不仗義,仙君那樣寶貝秦公子,自己怕是要被罰了……

小童跪在地上戰戰兢兢地等待着懲罰,可硬是等了許久也沒等來一句責備,他抖着膽子悄悄抬眼想去看看眼前那抹高潔的月白衣擺,但哪裡還有身影?

小童猛地抬頭,整個府邸早已不見仙君蹤影!

小童一愣,隨即明白怎得回事,哪怕是這幾回的懲罰,但仙君依舊是很在意秦公子的!

想起方才那欺辱秦公子幾人所說,小童瞬間覺得自己不是最慘,反倒要給那諸位點蠟。

真是欺負誰不好,非要得罪秦公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