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嫁》[寵嫁] - 第8章 好戲前(2)

家大爺中了舉,明年春闈定然也在榜上,姻親這事左右這兩日會有個結果,屆時家裡添了人口幫忙,妹妹再過來玩耍我就有空招呼妹妹啦。」
蘇玫直覺等不得了,她要趕緊回去將此事告之阿爹阿娘。要是阿爹突然遇到心儀之人將她的親事敲定,這輩子與沈重霖姻緣蹉跎,那她還不得悔青腸子?
「姐姐,妹妹想起隔壁的於家姑娘問我借綉樣兒來着,時間差不多了,我得趕緊回去接待她。你也知道街坊四鄰的,不好得罪。」
蘇玫急着回去,蘇瑜偏不讓她走。今日沈重霖去了鄉里李大郎家會文,晚上會喝得大醉回來,從前她得了信將人扶到杏玢院,結果他倒頭就睡,次日天剛亮就走了,她難過了好些日子。
「不急,有事讓采雲回去交待一聲就是。難得妹妹過來,姐姐想留你在這兒住一夜呢。」
蘇玫本是滿嘴苦澀,又想若留下是不是更有機會碰到沈家大爺?她再當面向他表明心意,彼此情投意合,豈非一段佳話?「既是姐姐美意,那妹妹就卻之不恭,待我送采雲出雲仔細交待幾句。」
「妹妹自便。」
蘇玫送采雲回去,一路邊走邊在她耳邊仔細交待,采雲邊聽邊點頭。
袁嬤嬤站在蘇瑜榻前,看着蘇瑜幽幽深冰冷的目光,心裏有些不忍,「姑娘這是要成全大爺和玫姑娘?」
蘇瑜不願應這話,岔開,「離上河縣十里有座白菱山嬤嬤知道么?」
袁嬤嬤稀里糊塗點頭,白菱山盛產雪雞,每到冬日,不論離得多遠的大郎小爺都會騎馬馭奴而至,冒着嚴寒只為嘗一口鮮嫩到極致雪雞肉。
「山下有座梧桐山莊,嬤嬤拿上我全部的壓箱銀票去一趟,將那座梧桐山莊和方圓幾里的荒地荒田全買下來。此事之前,勞嬤嬤悄悄安排些人手,準備明早開了庫房將嫁妝箱子全送到鎮西街的同陽鏢局去。」原山莊莊主在庄內暴病而亡,打那之後庄中就經常鬧鬼,周圍的田舍農戶也相繼搬走,田地都荒廢了。五年後朝廷派來位新縣主,那新縣主有些手段,查明哪兒是什麼鬼怪作崇,是原莊主養的狸貓在莊主死後一直藏在庄內,狸貓聲尖似人,後來一代一代繁衍,便也有了越來越多的鬼。
「奴婢看近日姑娘事多,是不是換個時間去?」
現如今沈家人口簡單,她又佔著重生的先機,斷不會再傻到讓人欺負。
「不必,待今夜好戲結束,你明早早些時候出發。」想了想,蘇瑜又道:「老錢叔是把管莊子的好手,你出府後悄悄給外祖母遞個信,把老錢叔借來替我打理幾年莊子。」
袁嬤嬤這倒高興了,老錢是她老頭子,自打隨太太嫁進蘇家,老兩口就聚少離多,這會兒要在一處,可不該高興么?「姑娘這是打算自立門戶,蘇家不容人,姑娘大可去找老太太,老太太最是疼你了。」
外祖母是疼她,可外祖母家也有幾個未出閣的姑娘,那幾個舅媽姨母也不好相與,她這一脫身就投奔去,將來那幾個表姊妹的親事就要生坎坷了。
「我自有安排,待梧桐山莊收拾出來,你與同陽鏢局聯絡就是不必再支會我。再來你去後不必返還,我這裡事了就帶着采玉去梧桐山莊,左右不過一個月。」
袁嬤嬤本來有些擔心蘇瑜,可她突然轉性又變得如此沉穩老練,她是個做奴婢的,也就聽吩咐辦事。
「今夜有好戲看。」蘇瑜歪在榻上,合眼後看不出情緒。
今夜有好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