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嫁》[寵嫁] - 第8章 好戲前

蘇玫是在翌年春闈過後的第二個月被沈重霖抬進府的,那時她只顧着傷心難過,而且是傷心難過了一輩子,從未認認真真打量過她。或許是骨子裡她瞧不起蘇玫罷,畢竟是她先進府,再是平妻在她眼裡蘇玫也是下賤的妾。
饒是做足了心理預設,再見到蘇玫,蘇瑜眼裡仍忍不住生怨。
蘇瑜深吸口氣,她要穩住,她要鎮定,今時不同往日,不論是沈重霖還是眼前的蘇玫,都不可能再傷害到她。
「之前聽說妹妹來過,我暈着人也犯懶就沒見到,今日大好便想和妹妹說說話。」
蘇玫極不客氣的坐到榻前小凳上,喝着采玉遞來的茶,「這是杭州的雨前龍井吧,姐姐這裡凈是好東西。」
聽着這酸酸的話,蘇瑜的目光盯着蘇玫。沈重霖到底喜歡蘇玫什麼?是她那張我見猶憐的臉?秋波婉轉不停的眉目?她想不清楚,估計沈重霖也說不明白。
「你要是喜歡我叫采玉拿兩包給你。」
「姐姐賞的,我肯定不能推辭,謝姐姐。」蘇玫看着蘇瑜泛白的臉色,那雙瞳目卻瑩潤如玉,清透極了。病成這樣還能勾人,也就只有蘇瑜了罷。
「昨兒采玉去水井巷抓藥,碰到二叔與人敘話。采玉上前見禮,才曉得二叔正給妹妹覓婿,我仔細問了她那人如何,采玉說那人有彬彬有禮,一看就是個讀書,更有潘安之貌,妹妹真是好福氣。」
這太安鎮上只有沈重霖才是最優秀的,換了誰在她蘇玫眼中都是污泥。又想到適才進門後聽到的那些閑話,蘇玫看蘇瑜的眼光不禁帶了些許同情。
「阿爹最是疼我,我的親事自然要我點頭才算,能不能成還不一定呢,姐姐可先別恭喜我。」
雖是這樣說,若是阿爹強行做主,她身為人子焉敢不從?又想到昨日在阿娘那裡聽到的一番話,心上不禁又憑添了幾許陰霾。
蘇瑜往後靠了靠,唇邊掛起几絲若有若無的笑,「也是,似妹妹這般的清雅嬌人,豈是那些凡夫俗子可染指的?」
被蘇瑜說得蘇玫面上恍若桃花,腦海里浮現沈重霖風流倜儻的玉姿,蘇玫的心和臉就像火燒一樣。
「咳咳……。」蘇瑜輕咳兩聲,進入正題,「在蘇宅咱們姐妹就不是外人,實不相瞞,我這心裏有樁事拿不定主意,想請妹妹支支招。」
有事求她?蘇玫將茶碗遞給一旁的采雲,洗耳恭聽。蘇瑜越是為難,她心裏越痛快。
「妹妹知道這沈宅家大業大,婆母又是極為通情達理,姐姐一進門婆母就手把手交授中饋,姐姐忙完家務、庶務,又得侍候大爺,實在忙不過來。婆母問了我的意思,是想給大爺再尋門姻親,我應了。姐姐知道妹妹有好些個手帕交,也只有與妹妹這樣品性相近的姑娘才能嫁進我們家宅,所以想問問妹妹心頭可有合適的人選?」
我啊!
蘇玫差點脫口而出,好在最後關頭把持住了。但她仍嬌羞垂眸,想到蘇瑜會被趕出沈宅,她對這沈家大奶奶之位更是志在必得。「妹妹一時也想不出人選來,姐姐得容我仔細想想。」除了她自己能再想起別人再怪。
「那麻煩妹妹緊着些想,這件大事只怕這兩天就要落定,不止姐姐在此物色人選,婆母姜太太那裡也在依託媒人。」
什麼?姜太太也在找人?蘇玫眼中掠過些許慌亂,迫切想將此事定下來。可如何定?這會兒就向蘇瑜開口?會不會顯得太不莊重?
蘇玫臉色泛白,蘇瑜又開口說,「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