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嫁》[寵嫁] - 第6章 算命的話(2)

不留垢病趕走蘇瑜,幾經商議仍找不到主意。袁嬤嬤卻已經將姜太太回府,沈重霖匆匆趕到福春院的事跟蘇瑜說了。
蘇瑜不言不語聽着,袁嬤嬤卻緊張道:「姑娘,要是他們發作找上門來可怎麼好?」
「不會的,沈重霖自負精明,姜太太極重顏面和口碑,要是就這樣把咱們趕出去,街坊四鄰的閑話會戳得他們脊梁骨直不起來。」蘇瑜語聲不輕不重的說了句。
「那咱們接下來要怎麼辦?」袁嬤嬤對於突然轉了性的蘇瑜,完全摸不到癥結。
姜太太為人刻薄無腦,一時肯定也想不出法子名正言順趕她出府,她得出手幫幫她。「你讓采玉回趟蘇宅,請蘇玫明日下午過來,就說我身子大好想和她說說話兒。」
自打這次高燒發作,袁嬤嬤就覺着蘇瑜像變了個人。從前那個眼中只想着怎麼討好姑爺博取姑爺愛慕之心的蘇瑜,此時眼睛清亮得很。只是她急於從沈家脫身的打算,袁嬤嬤還是沒想透,難道在姜太太院里那一跪就讓她徹底寒心了?
濃濃的夜色籠罩在蘇宅上空,幾顆星點隨意散漫在天際。蘇玫在母親陳太太屋裡說話,幾經猶豫還是把采玉下午過府請她明日到沈宅去看蘇瑜的事說了。
陳太太曉得女兒的心思,只是一想到本該是她的舉人女婿成了大房的姑爺,心裏就有團火焰難以熄滅。那姜太太定是窮怕了,居然因為點嫁妝就毀了阿玫的姻緣,真是有眼不識金鑲玉。
陳太太將嘴撇成了八字,十分不情願再聽到沈宅的事。
「不許去,那蘇瑜尚在閨中時就與你虛以委蛇,怎麼她這一嫁出去你們倆倒姐妹情深了?什麼她想和你說說話,假惺惺的,我看她定是不安好心要算計你呢。」陳太太人不聰明,這幾句話倒中了事實。
可芳心暗許沈重霖的蘇玫怎會聽陳太太勸說,只想着明日若是能再碰到沈重霖,再與他說幾句話,能讓她的心像泡進蜜壇里,甜好一陣子。「阿娘,蘇瑜那賤人是在姜太太那裡受罰才病的。想她在家裡讓大伯父護着嬌生慣養長大,哪裡能受一丁點兒委屈?我去看她不是真要和她說說話,我是去看她笑話的。」
「得了吧,你是阿娘身上掉下來的肉,阿娘還不知道你的小心思?」陳太太有些恨鐵不成鋼,「蘇瑜已經是沈家的大奶奶了,難道你願意去沈家做妾?你別忘了,你爹好歹也是個秀才老爺,你要敢去做妾,就是把你爹往死里逼。」
蘇玫也不想惹父母不高興,可一想到沈重霖的儒雅風姿,他和她說話是那樣的溫柔多情,她就顧不得這許多了,「阿娘寬心,女兒哪兒會自貶身價與人為妾?女兒只是想……。」想什麼,這是生她養她疼她愛她的親阿娘,她騙不下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