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嫁》[寵嫁] - 第6章 算命的話

沈重霖一路腳不停歇往福春院而去,一進門就見姜太太正哭得淚流滿面。
「阿娘,這是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姜太太一把抱住沈重霖,「兒啊,都是為娘害了你啊,娶了個喪門星回來,阿娘鬼迷心竅,悔不當初啊!」
沈重霖莫名其妙,今日不是去普寧庵上香了嗎?去時還好好的,這是受什麼刺激了?沈菡同阿娘一起去的,沈重霖將疑惑的目光放到沈菡身上去。
沈菡內心很是興奮激動,就等着阿娘發作起來讓人去將蘇氏拎到福春院來教訓,這會兒阿哥威嚴的視線落在她身上,她不得浪費時間給他解釋。「……就是這樣,阿哥也曉得普寧庵門口那算命瞎子吧,他解簽算命的本事可是街坊四鄰都信服的準確無誤。阿娘聽了他的話,悔了一路。」
「我的命苦啊,你是沈家最出息的孩子,若真是蘇氏命里克夫無子,這不僅是要了我的命,也是想讓你斷子絕孫啊!」那算命瞎子說得有板有眼,連她貪圖蘇氏嫁妝的那點隱密心思都知道,絕不可能胡說八道。
沈重霖不信,反駁說:「若我與蘇氏真無夫妻之命,那當初阿娘拿我的八字與她的八字去合,怎麼沒看出問題來?」
這個問題在姜太太心裏轉了一圈就有了答案,「肯定是那些媒人貪圖蘇家的媒金賞錢高,合起伙來把咱們都騙啦。我的兒啊,怎麼辦啊,那算命瞎子還說若你執意與她做夫妻,命里的仕途經濟就此作罷,別說你明年的春闈,就是你這剛考下來的舉人也會被蘇氏給克掉。」
沈重霖最緊要他的仕途前程,不管是真是假,這話多少讓他內心產生了動蕩。他本就不喜蘇瑜,但夫妻一處總得面對,見面分心,的確不利他的仕途前程。「那阿娘是何打算?」
打算?自打聽了那算命瞎子的話,姜太太內心的焦燥就像無法熄滅的火,「休了她,趕她出去。阿娘現在想着她住在杏玢院,就覺得咱們整個沈家都充滿晦氣。」
沈重霖再怎麼薄情,這會兒想着要休蘇瑜,內心還是過意不去。蘇瑜歸家兩個月,他卻一直住在書房,七出她無錯,休她只會讓街坊四鄰說他薄情寡義。
沈菡一聽張了張嘴,還是接下話來,「趕她人走可以,既然嫁進沈家,那她的那些嫁妝就是沈家的,我和瑩姐姐的嫁妝就不勞阿娘費心了。」
姜太太也贊成,如果今日不是去找算命瞎子解簽,她沈家上下就要被蘇瑜這個掃把星給禍害了。那些嫁妝得留下來,作為對沈家的補償。
沈重霖雖然不恥阿娘和妹妹這樣陰毒算計蘇瑜的嫁妝,但他腦海里想到的是蘇玫翩若驚鴻的身影。可又一想到中間橫着蘇瑜,像一盆涼水無情的澆在他頭頂。
姜太太母子幾人在商量如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