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婚,穆爺嬌妻不好惹》[寵婚,穆爺嬌妻不好惹] - 第8章 鴻門宴

房間里的沈依依不斷把東西裝進行李箱,可笑的是,除了生母留下的東西外,在這間房間里並沒有幾樣是屬於她的。
直到裝的差不多了才直起腰環顧四周,撫摸着那張老舊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笑得明媚如春,懷中還抱着一個小女娃娃,正是小時候的沈依依。
再一次嘗試着回憶以前的過往,腦子卻突然傳來炸裂般的疼痛,視線恍惚間掃到了柜子里的一角,詭異的是,她那疼痛瞬間就減輕了不少。
皺起眉頭,沈依依站起身來,揉着額角走過去,「這是什麼東西?」
輕輕一拽,那東西便落入手心上,原來是一張保存還算完好的照片,並且上面除了她和母親,還有一個陌生的男孩。
無論怎麼搜尋記憶都找不出半分線索,就在她愣神間,敲門聲突兀的響起嚇了她一跳。
皺了皺眉,沈依依下意識藏起那張照片,語帶嫌棄地看向房門:「有事快說。

聽出她語氣中的厭惡,門外的趙江雪陰沉着一張臉,可聲音卻溫柔極了,「依依啊,這件事的確是我們做錯了,你看,能不能給我們一個補償的機會?」
善於演戲,奸詐狡猾,活脫脫一個掉進錢眼裡的女人,這便是沈依依對趙江雪的評價。
「趙女士,你這是又想出什麼鬼主意,打算用在我身上了?」
隨着話音落下,隔開二人的門猛地被打開,門外的趙江雪,滿臉的陰沉猙獰,直接暴露在沈依依的眼皮子底下。
「哎呦喂,瞧瞧這臉色,」
沈依依靠在門邊似笑非笑地說:「真應該把你推去演鬼片,妝都不用上的那種,最適合你了!」
趙江雪尷尬地扯了扯嘴角,視線正好看到她身後的床上,極其不自然地說:「依依啊,你這收拾行李要去哪兒啊?」
微微俯身,高出她半個頭的沈依依,眯着眼睛看着譏諷道:「怎麼,趙女士不保媒拉縴,改行做偵探了?」
「看你這話說的,」即便心裏怨毒了沈依依,嘴角依舊揚起慈愛的笑容,「媽這不也是擔心你嗎?」
「注意你的用詞,趙女士,」直起身子,沈依依眼神陰鷙地看着她,「再自稱我媽,小心進牙科!」
被她這話說得一噎,趙江雪臉上的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