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娛樂圈最羨慕的女人》[成了娛樂圈最羨慕的女人] - 第2章

「我們離婚吧。」
屋子裡的空氣好像瞬間凝結了。
律師周以南從溫棠進來問話的那一刻就把自己當個透明人,因為溫棠沒穿戴整齊,他眼神也不敢亂瞟,始終低着頭。
直到聽見這句話,他猛地抬起頭來,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個叫溫棠的女人,再去看賀啟深。
賀啟深蹙着眉,眼神和表情很複雜。
大概是沒想到溫棠會主動提出離婚。
遲疑了很久,賀啟深才問她:「你確定嗎?」
「確定。」
「不反悔?」
從說出離婚的那一瞬間,溫棠整個人豁然開朗起來,一直以來壓在她心頭的巨石竟然就消失了,她微微一笑,「不悔。」
室內又是一片死寂。
許久賀啟深才沉聲開口:「好,我讓律師擬合同,關於財產這一塊……」 「不用麻煩了,我凈身出戶。」
賀啟深和周以南均一頓。
特別是周以南,他不可思議地看着溫棠!
她……是認真的嗎?
在他的認知里,溫棠就是個愛慕虛榮,借沖喜之名嫁到賀家,空有美貌的花瓶女人,沒想到她竟然會說凈身出戶。
溫棠:「但有一樣東西你得給我。」
周以南瞬間無語,他就知道這個女人費盡心思嫁到賀家還是有目的的。
倒是賀啟深很冷靜,「你說。」
「之前我給你戴的平安扣,那個要還給我。」
平安扣是幼時她出生那日,有位大師到她家化緣,說與剛降生的她有緣,然後轉贈了這個平安扣,她家裡人信神明所以一直給她戴着。
之前他一直沒醒過來,所以溫棠想着把平安扣送給他保平安,既然現在他醒了,應該也是不需要了。
況且這平安扣溫棠從小就不離身地帶着,早就變成了她密不可分的一部份。
既然要離婚的話,那就斷個乾淨吧。
「平安扣?」
賀啟深對她所說的東西沒有任何印象,「你什麼時候……」 溫棠恍然,眼底最後一抹光亮慢慢消失,整個眼底一片漆黑。
早該知道的,她視若珍寶的東西,原來旁人根本不當回事。
「那東西很重要?
你說下樣子,有照片更好,我讓人去找,或者……」 「不用了!」
溫棠猛地打斷對方的話,「既然沒有那就不要了,反正也不重要!」
說完,溫棠迅速轉身離開。
她回到房間門口,發現自己的東西已經被扔出來了,房間被打掃得很乾凈,甚至重新鋪上了新的地毯,地毯的顏色是很少女的粉色,就連床單也是。
沒想到這麼多年,她竟然落得個什麼都不是的下場。
「顧小姐,這邊請。」
傭人諂媚地帶着顧明若前來,手裡還替她拉着粉色的行李箱。
看見穿着浴巾頭髮濕亂的溫棠站在門口,顧明若明艷的臉龐瞬間板起來,走到溫棠面前開斥:「你不是樓下做飯的保姆嗎?
你跑到樓上來幹什麼?
還穿成這樣,你是不是想勾引啟深哥哥?
我就說賀家怎麼會招這麼年輕的保姆,果然心思目的不純!」
顧家和賀家是世交,按照以前這種情況,溫棠盡量會解釋,可是現在…… 她已經準備離婚了,不是賀家的人了,也不必替賀家維護什麼了。
「保姆?」
溫棠白皙的指尖圈着自己微濕的長髮,冷笑地看了顧明若一眼,「誰告訴你我是保姆了?
你見過這樣的保姆嗎?」
和在樓下相比,這會兒的溫棠彷彿變了個人般,膚如霜雪,眼神又冷又颯。
顧明若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你究竟是什麼人!」
溫棠卻不理她,蹲下身將屬於自己的東西裝進行李箱,動作緩慢。
傭人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溫棠。
她蹲在那裡,從容不迫,幽雅高貴,像一朵被暴風雨摧殘後卻依舊堅韌的風雨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