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獵魔人》[超神獵魔人] - 第9章 木牌(2)

道。

「他說是就是,萬一他說謊呢。鬼片裏面的那些鬼可會騙人了。」

周晚露依舊躲在向松身後。

文字沒有再發生變化,顯然對方也無語了。

「能告訴我們你是誰嗎?」

向松想了想,問道。

文字改變了:一個本該死去的人。

「你看,我就說是鬼吧。」

偷偷伸出一個頭看着木牌的周晚露立刻說道。

「……」

向松盯着這行子也陷入了沉默,回答了又好像沒有完全回答的樣子,至於鬼什麼的,他可不相信,至少在能夠證明鬼存真實存在之前,他是不信的。

「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嗎?我是指那邊的城牆包圍的地方。」

向松決定從外面的奇怪事件入手。

文字:意念的世界。

回答簡潔而明了。

「意念的世界……」

向松反覆琢磨着這幾個字。

「似乎跟之前的猜想很貼近了,應該是某種能力創造出來的。」

向松對一旁的周晚露說道。

周晚露點了點頭,看着木牌上的字,大聲喊道:「我們要怎麼做才能讓永豐村變回原樣?」

她這個問題問得很討巧,包含了好幾層意思,因此,問完後,還得意地看了看向松。

文字:殺了他!

向松和周晚露對視一眼,他們得到了一個想要的答案,但是這個答案顯然不夠充分。

「他是誰?」

向松大聲問道。

文字沒有變化。

「是不是問得太直接了?」

周晚露說道。

「不知道。」

向松搖了搖頭,繼續問道,「他是惡魔嗎?」

「不是。」

文字再度有了變化。

「他是人嗎?」

周晚露立刻問道。

文字:是。

向松無語地白了周晚露一眼,意思很明顯,你這不是問了句廢話嘛,好在沒有次數的限制,對方似乎很樂意回答他們的問題。

「是惡魔獵人嗎?」

向松想了想,問道。

文字:不是。

「竟然不是惡魔獵人,難道是普通人?這樣的話事件就變得簡單了,只是……」

向松有些為難,對付惡魔,他可以毫不心慈手軟,如果對方是惡魔獵人,製造這樣的事件,可以說是黑暗惡魔獵人了,他也可以痛下殺手,只是,是個普通人的話,他還能下得去手嗎。

「肯定不是普通人啊,普通人怎麼可能製造這樣的事件。」

周晚露立刻否決了向松的想法,然後立刻問道,「是惡魔人嗎?」

惡魔人,是指通過生物改造手術,將特殊惡魔的力量植入人體而改造成的半人半惡魔的生物。由於其死亡率極高,在律法上屬於明令禁止的。當然,黑市上可以做這種手術,代價極高。

文字:不是。

「竟然不是,難道是……」

周晚露想到了一種可能性,只是如果答案是這個的話,那這次事件就變得十分棘手了。

「是……」

「你們擱這玩問答遊戲呢?」

正當周晚露準備提問時,一個聲音打斷了她。

兩人順着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嘴上叼着一根雪茄,鼻樑上架着一副炫酷黑色墨鏡的壯漢正緩步朝兩人走來。

周晚露毫不猶豫地掏出了腰間地雙槍對準了壯漢。

「如果我是你的話,就不會扣動扳機。」

壯漢指了指自己的額頭,向松立刻看向周晚露,只見她的額頭上,有一個紅色激光點。

「有狙擊手。」

向松立刻說道。

「別緊張,我是本次事件的領隊林凱,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林凱說著,人已經來到了兩人面前,伸出了右手。

「原來是領隊啊,嚇我們一跳。向松。」

向松與對方握了握手。

「周晚露。」

周晚露緩緩放下手中的槍,報出了名字。頭上的紅點在她收起槍的那一刻,也消失了。

「這塊木牌我們也發現了,不要完全相信它所說的,有可能是陷阱。」

林凱看向了那塊木牌。

向松和周晚露也朝木牌看去。

木牌上的字跡重新變成了:不要離開這裡!

「走吧。」

壯漢說著,朝墓園中的一處走去。

「去哪?」

向松問道。

「帶你們去見其他成員。」

林凱頭也不回地說道。

向松和周晚露對視一眼,跟了上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