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獵魔人》[超神獵魔人] - 第9章 木牌

「不對,很不對!」

兩人甩開了追兵,躲藏在了一處破廟裡。向松由於用上了指虎,所以整條胳膊完好無損。

「當然不對啊,這拍電影的都開始殺人了。」

周晚露沒好氣地看了向松一眼,覺得他是在說廢話。

「我說的不是這個。你不覺得很奇怪嗎?這裡的人也好,建築風格也好,都跟我見過的完全不同。反而很像我拾荒的時候看的一些小說裏面描寫的。嗯……應該是幾百年前甚至是幾千年前的樣子吧。」

向松分析道。

「不是吧,你是說我們穿越到了古代?」

周晚露驚訝地長大了嘴巴,她那個土豪朋友可是沒少拍這一類的電影。

「不知道,反正很詭異。」

向松也犯難了,他拾荒的時候也遭遇過不少困境,可沒有像這次一樣碰上這麼詭異的事情。

「怎麼辦?我給獵人協會打個電話求助吧。」

周晚露說著,就按動了手錶上的虛擬通話裝置,卻發現沒有信號。

「這裡也沒有信號!就連緊急呼救都做不到。難道我們真的穿越了?」

周晚露又在虛擬屏幕上一番操作,依舊無法聯繫上外界。

「我更相信是位於某種類似於惡魔結界的特殊空間裏面。」

向松想了想,覺得穿越這種事情太過離譜,反而異空間比較容易接受,因為他看過的一些惡魔情報里,就有不少類似的惡魔能力。

「你是說我們碰上了擁有空間類能力的惡魔嗎?」

周晚露眉頭一皺,這類惡魔非常難對付,要麼擁有破解空間的能力,也就是自己這方擁有某種掌控空間的能力,顯然她和向松都不具備;要麼,就是找出空間能力的規律,順藤摸瓜找到破解的方法。目前的形勢,這是唯一的方法。

「走,我們回到墓園裡去!」

向松立刻做出了決定。

「為什麼?」

周晚露可不想回到那片墳地上。

「小石頭叮囑過,如果遇上了困難無法前行,就回到事件的最初,重新梳理。而且,還記得那一行字嗎?既然警示我們不要離開,或許在墓園裏面是安全的,在我們找出對策前,先呆在墓園裏面也不錯。」

向松分析道。

「可是,要解決事件就要從墓園裡出來的啊。我們是來解決事件的,可不是為了安全的。」

周晚露的腦袋搖成了撥浪鼓,要她回去還不如打死她。

「那你有更好的建議嗎?」

向松反問道。

「本小姐當然有!抓一個小兵來問問怎麼樣?他們應該知道些什麼。」

周晚露提議道。。

「我試過了,只要我完全控制住他們,就會立刻化作青煙消失。所以,他們絕不是真的人。」

向松立刻說道。

「難道是……鬼?啊!」

說到鬼,周晚露自己嚇自己一跳。

「應該也不是,你說的鬼是一種靈異能量,但這些似乎是精神能量。」

向松也不知道。

「鬼就是精神能量啊,電影里都是這麼拍的。完了,我們遇上鬼了!」

周晚露嚇得再度躲在了向松身後。

「那我們更應該回到墓園裡去了。我看過的小說和漫畫里,往往需要找到源頭才能處理這類事件。」

向松說著,就往外走去。

「等等我!」

周晚露哪敢一個人呆在這裡啊,就算是回墓園,也比自己一個人獃著強。

兩人一路潛行,避開那些搜索的官兵,重新回到了墓園裡。

「不要離開這裡!」

向松再度看到了墓園門口樹立的木牌。

「他們沒有跟過來,這裡果然是安全的!」

周晚露鬆了一口氣,目光同樣停留在了這塊木牌上。

「這……」

向松突然驚訝地發現,木牌上的字跡竟然開始慢慢淡去。

接着,一行字出現在了木牌上:不要再離開了,這裡是安全的。

「啊!」

周晚露嚇得大叫一聲,立刻躲到了向松的背後。

「你聽得到我說話嗎?你是惡魔還是人?」

向松倒是比較鎮定,大聲喊道。

文字再度發生變化:我不是惡魔。

「不要怕,他是人。」

向松對身後的周晚露說道。

周晚露走出來,看到了木牌上的字,小聲說道:「他說的是不是惡魔,可沒說自己是人,萬一是……萬一是鬼呢。」

周晚露說著,還打了個哆嗦,她記得那個土豪朋友還喜歡拍鬼片。

文字又變了:我是人。

「好了,他說他是人。」

向松回頭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