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規變法》[常規變法] - 第2章 血洗的狗頭,鐵打的宿主2

這本書的名字叫《總裁只想搞事業》,至於他想搞的事業其實也不是什麼正兒八經的事業,而是女主。

這位男主葉朝鈞一開始是個與世無爭的人設,對什麼都無所謂,到後面遇見女主之後,為了給她最好的,才開始對權力財富有了野心。

原著中對葉朝鈞影響最深的兩個人,一個是吳家小公子吳憶希,另一個就是女主。

吳憶希這個人尖酸刻薄,嫉妒心重佔有慾強,他憎恨這個突然被放到他們家裡來的人「奪走」了本該屬於他的關愛,因此各種打罵羞辱男主。

不僅多次阻攔他回家上位,還給男女主之間的感情線添了許多麻煩,可謂是,只要他過得不好,我就高興的反派類型,為此無所不用其極。

不過,就像所有總裁文套路一樣,反派越是作死地搞事情,男女主的感情就越是堅不可摧,說反派是男女主感情的破壞者,不如說是兩人感情的催化劑,神助攻。

而女主安瀾,則是葉朝鈞生命里的光,單純可愛,陽光貌美,善解人意,知書達禮,輕羅小扇白蘭花,纖腰玉帶舞天紗。疑是仙女下凡來,回眸一笑勝星華。

這本書的作者大概是掏空了腦子,把一切溢美之辭全部都附加在了這位女主的身上,恍如承載着世間一切美好的重擔,悄悄降臨人世間的精靈。

她的到來,撫慰了男主心裏的創傷,她的溫柔一點一點療愈他,讓他孤苦無依的心裏重新照進了陽光。

吳憶希不由得感嘆,這兩人的愛情多美好啊,不過這份美好,應該也有吳亦希的一份功勞才是。

他拿着鏡子去看鏡子裏面的臉。

這是一張微微有些驚艷的臉,唯一的瑕疵,是眉心因為經常皺眉的緣故,出現了一絲豎紋。

這若是臉色沒有這麼蒼白,眉眼之間再少一些殺氣,說不準,會是個人畜無害的少年形象。

只是原主人似乎已經對自己的樣貌習以為常,加之一系列事情的發生,他並不喜歡收拾自己。

吳憶希相信,如果這張臉能好好保養幾天,便是素麵朝天,也會引人驚嘆。

可是這世界是守恆的,有陽光,就會有影子,男女主的美好,總是有炮灰和反派的犧牲做為代價。

比如吳憶希最後不僅身敗名裂,還要有牢獄之災,因為他長得又乖又帥,偏偏脾氣差到沒邊,最後在牢里以屈辱的姿態死去。

雖然在炮灰部他曾經在書里死過無數次了,甚至有的時候連一句台詞都沒有就嗝屁了,可是好歹從來沒死過這麼慘。

他雖然是炮灰,但有的時候甚至是以正派的形象死去的,死了之後男女主還會一起埋了他,在他墳前掉幾滴眼淚說幾句台詞啥的。

吳憶希是個理想主義者,總是希望自己能有個真正當正派的機會,所以才在炮灰大會上舉手表決自己想要更高的建樹,那場慷慨激昂的發言,他都快被自己感動哭了。

他原意是想要在書裏面當個什麼主角,什麼個正派人物,而不是一個存在意義只是送人頭的小小炮灰。

可是沒想到,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