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規變法》[常規變法] - 魏三元的故事

「你是文懷良吧。」馬士啟向著面前的文懷良伸出手,

「你是真人?」文懷良似乎沒有握手的打算。

收回手的馬士啟看到鏡里的畫面隨即看着疑惑的文懷良淡淡解釋道,「在他用玻璃碎片劃破琪琪喉嚨的前一秒,我讓人制止了。」

「原來我們世嫌祠里有這麼多人呢。」文懷良面前坐着四人,包括馬士啟在內。

「祠里一直都是我們四人,連你在內的其他人都是種因還果才進來的,每個人都會在這呆一段時間,」仇生恨說道。

「我之前還以為那些都是遊客」文懷良回憶起之前見過的一批人說道。

文懷良腦袋一沉,隨即身子後仰,馬士啟似乎早有預料伸手靠在文懷良的身後。

「妙公,文懷良的事到現在外面還是懸案你可知道?」馬士啟對着淳妙公道

「如果魏三元能改他愚善,便讓他趁早出山吧,」淳妙公對着眾人說道

眾人似乎習慣離別,無人臉上有所動容,馬士啟將文懷良緩緩放在靠椅上拱手告別眾人便走向了鏡子房,

文懷良像是失憶了,昨天的事沒有了一點印象,只記得聊到上山的遊客便睡著了,

又回到了那個房間,慢慢升起的是一個正在偷晾衣繩的滿臉胡茬的清瘦男子。男子名叫魏三元

魏三元在樓下小院里四處張望着,看着旁邊沒人翻進了院內,他慢慢解開了那綁在兩端的晾衣繩眼睛小心翼翼的張望着,那晾在繩子上的女人小孩衣服都在他的動作下都抖落了下來,拿完繩子後的他神情緊張的翻出了圍牆走上樓。

在他面前的是一連門都沒有的毛坯房,只見他徑直的走了進去,隨之所見的是遍地的酒瓶和那滿是吃剩發霉的即食麵,他將繩子打了個頭可以套進去的結。將繩子甩到了那本該鉤吊扇的鉤子上。隨後拿着兩個酒瓶放在地上晃晃悠悠的踩了上去雙手緊緊着繩子,見身子穩了的他慢慢的把頭伸進了剛剛打好結的圈裡,踢開了腳下酒瓶的他拚命掙扎着,此時的臉色極其難看,那憋紫的臉和那吐出來的舌頭一直掙扎,

過了沒一會繩子終於崩開了來。劫後餘生的他趴在地上嘔吐着,口裡一直流着酸水,拚命的大口呼吸,

畫面又跳轉到了三年前

沒有胡茬面容乾淨的魏三元此時跪在地上拉扯一個中年人

「哥!你放過爸爸吧,我什麼都可以給你!」魏三元哭着喊道,

「 他是我的父親!!你個撿來的東西憑什麼來求我啊?!!」 中年男子怒吼道,

看着病床上氧氣罩被拔掉的老者,魏三元用力的把頭磕在了地上,

看見那跪在地上把不斷磕頭甚至磕出了血跡的魏三元,旁邊中年男子左腳用力的甩開了那扯着他褲腳的魏三元,隨即面容冰冷的把老人的手指印在了印泥上,按下了他手裡拿的那份合同,

又是一腳踢向了正在爬起來想為老人戴回氧氣罩的魏三元臉上,魏三元此時被踢得暈厥了過去,

中年男子像小偷似的四處觀望後迅速離開了病房,在他剛剛踏出門口的時候韋小天慢慢的清醒了,看着那生命體征顯示器上已經平復的心跳,獃滯的坐在地上,

中年男子指控他殺了老人,他在法庭上絲毫沒有為自己辯解,只是法官問上一句他便麻木的點了點頭,最終審判三年精神錯亂殺人罪,

三年期滿的他出來監獄後便回到了開始的那個毛坯房,在地上坐到半夜的他起身下樓走到了一個定製西裝的服裝店,在旁邊觀望許久便砸門進去拿走了一件穿着大了一號的西裝,一夜未睡的他等到清晨,拿着報紙走到了一家證券公司,

他以那真誠的笑容,以及那精準的判斷力幫他的一個個客戶投資了好幾個暴利的股票,身份水漲船高

日復一日,兩年後的他從一個初級股票業務員成為了一個名聲赫赫的操盤神手,

「他開着車走到了之前他那老父親公司的門口,手裡拿着他今天剛看完的報紙,

「新起之秀上帝的寵兒,最近他還是以他那神奇精準的判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