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莽天帝》[蒼莽天帝] - 第三章:戰家老祖

戰戈把戰天里里外外檢查一遍,才高興地對着渺暮雪激動地說著暮雪呀,咱兒子才九歲呀,就已經武者了,哈哈,我太高興了,咱們老戰家終於出了個天才,這個天才還是咱的兒子,哈哈。哈哈…….是呀!咱兒子什麼時候不是天才了。天兒過來,給母親好好看看你。戰戈都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的心情了,渺暮雪白了他一眼,右手食指點了戰戈的眉心一下,也高興地說道。秒暮雪對着戰天走過去,根本就等不及自己的孩子走過來。

一家三口高興地聊着,其實就是戰戈夫婦兩個在那裡說著,戰天的臉都笑麻木了。只能樂呵呵的應付着自己的父母。

天兒,跟我去後堂見大長老他們去,有些事是必須跟長老團打招呼的。戰戈拉着戰天往外走去,邊走邊說。

在戰家後堂的一間小型會議室內,長老團眾位長老一個個眼睛放着光的看着戰天。

大長老戰一把戰天又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沒有發現什麼問題,反而發現戰天的底子很穩重,現在的武者一品巔峰已經很穩固了,大長老想破了腦子也沒想明白怎麼戰天突破武者就直接到了一品巔峰。

想不明白就歸根為天才行列,而且是超級天才中的天才,因為類似的事件根本就沒有聽說也沒有記載過……..戰天,一會你跟我們去後面的祖祠去祭拜祖先,等祭拜完先祖在對你的靈根進行測試。大長老高興地說道。

大長老帶着眾人向後院深處的戰家先祖祠堂,這裡供奉的據說是戰家第一代先祖,至於裏面有什麼整個戰家只有家主跟長老團的三大長老才能進入,其餘的家族子弟祭拜的時候只能在外面隔着門祭拜。

老二老三,家主跟戰天隨我進入,其餘長老在外等。到了後院一個先祖祠堂院門前,大長老對眾人道。

戰天是除了家族四個名額外唯一有資格進入先祖祠堂的唯一族人。

五人來到先祖祠堂的門前,二長老,三長老自覺地站在了大門的左右,戰戈也沒有進去的打算,站在了二長老的旁邊。

大長老帶着戰天朝大門走去,來到門前,大門自動的往兩側緩緩打開,大長老在前,戰天在後緊跟着隨着進入,進去沒三息大門又關閉起來。

祖祠內昏暗暗的。只有左右兩邊各有一排不是很明亮的長明燈,兩側幽暗的燈光印照出中間的擺設。

戰天適應了室內的昏暗,仔細的打量着四周,正中沒有排位,也不是人像,只有成人高丈許方圓的一個白玉蓮台,蓮台上有一把近兩米的不知材料的巨劍,劍尖深深的插入白玉蓮台,整個劍體黑幽幽的,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白玉蓮台二尺前有着兩排蒲團,大長老走到第一排蒲團跪下,戰天在後排大長老身後也隨着跪下。

戰家後世子孫第二十三代家族大長老戰一,帶族人戰天拜見老祖。說完大長老就連着九個響頭,戰天也九個頭磕下去。

大長老起身後站到了左手,莊重的頌道:禮畢,戰天上前血祭老祖!

戰天起身,整理下衣衫,向著白玉蓮台走去,來到近前才發現,白玉蓮台正前方有一個三寸的凸起,就好像一把迷你的小劍。

把一滴精血滴在你見到那個凸起上。大長老的聲音傳來戰天指尖划過手指肚,逼出了一滴精血,往上面滴去。

圓潤的血珠剛一接觸到凸起,凸起的處就發出了淡淡的微光,那滴精血瞬間被凸起給吸收。

過了三息,白玉蓮台上巨劍的光澤突然忽閃了起來,光澤也越來越亮。突然整個祖祠內好像被一股力量給包裹住,大長老就那麼獃獃的站着,就好像時間靜止一般。

白玉蓮台上的劍身隨着忽閃的光澤逐漸變淡,突然劍神好像消失,白玉蓮台上出現了一個淡淡的人影,人影也逐漸凝實起來,是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凝實後的身影微笑着看着下方的戰天。

唉,這是多久歲月了,老夫已經沉睡了太久遠了,要等的人再不出現老夫也堅持不了多久了……身影自言自語的說著,也似乎是對着戰天說。

戰天每年都會祭拜先祖的畫像,看到虛幻的身影沒多久就已經知道這是誰的神識化身了戰家後世子孫戰天,拜見老祖。戰天連忙對着老者跪拜下去磕了九個響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