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的是御獸師,與我召喚師何關?》[菜的是御獸師,與我召喚師何關?] - 第7章 不善言辭李瀟然(2)

這個部位,情有獨鍾。

……

「說吧,為什麼在廁所旁打架?」

辦公室里,王德發看着李瀟然有些頭疼。

說這個學生廢了吧,他又能將天賦以及實力比他高的中等生給胖揍了。

說沒廢吧,作為一個御獸班的學生,有矛盾不是應該去打擂台么。

作為一個御獸班的學生,怎麼能這麼莽呢。

「發哥,他先動的手,這頂多算是切磋,上升不了打架鬥毆的性質。」

李瀟然沒有理會一旁控制不住流着淚的劉子琛,搶先開口說道。

「老師,是他先動手偷襲的。」

劉子琛看到李瀟然的嘴臉,一臉委屈。

本以為這個人不善言辭是個小透明,沒想到不僅心是黑的,大搞偷襲,此時還惡人先告狀。

劉子琛的大腦瞬間就清晰了起來。

「你怎麼說?」

王德發看到除了衣袍有些凌亂,一點傷勢都沒有的李瀟然,沒有在意對方的稱呼,眼睛微眯的說道。

「發哥,你看我像是壞學生嗎?我什麼時候打架早退過。而且您看一看,聞一聞,這廝作為一個高一的學生就學壞了,拽的跟二五八萬一樣不說,一身煙味和檳榔味,要是再燙個頭,紋個身,和一個小混混有什麼區別?我這種老老實實的學生,怎麼敢對這種一看就像黑澀會的學生動手呢?他就是看我不善言辭,想要欺負我,沒想到被我僥倖給正當防衛了。」

看到發哥眼中的不信任,以及有些凌厲的表情。

李瀟然沒有再扯犢子,而是從自己以往的表現,以及另外一個角度,解析劉子琛這個人。

他早就在剛才揮拳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覺悟。

對方只是一個小馬仔而已,要是他都搞不定的話,豈不是以後是個人,就敢在他頭上動土?

所以做人要狠,至於猥瑣發育別浪,早就被他拋的一乾二淨了。

他天生就不適合苟之大道。

懂得穩健的話,能以瘦弱的身軀,去硬撼士級凶獸?

甚至那個過程猶豫都沒有猶豫。

或許在莽這一方面,他天賦非凡。

……

聽完李瀟然的話,王德發將對於李瀟然的成見放到了一邊,仔細聞了一下,果然煙味衝天。

他平時也抽個一兩支,所以對煙味的感知,並沒有那麼靈敏。

而李瀟然一點醒,他瞬間就聞到了。

「老師,學校並不禁止抽煙的,李瀟然這是在偷換概念。」

看着班主任眼神不善,劉子琛瞬間就慌了,這廝平時不是不愛說話,不善言辭的么?怎麼說起話來,這麼犀利的?

這說出來的話,做出來的事,哪一點和老實二字有關?

大家都被這逼給誆騙了啊。

這廝陰險狡詐,能言善辯,狠辣無比啊。

……

「行了,快去醫務室治療一下吧,此事晚點再說。」

看着原本在他心中印象還不錯的劉子琛,此時已經在不斷的下滑。

王德發也沒有再聊下去的想法,反正往醫務室一去,這不算重的小傷勢,一下子就沒了。

你特丫的比人家壯,實力比對方強,靈獸也比對方的要猛,被打成這樣,哪裡來的臉告狀的。

李瀟然這個人他知道,雖然平時上課喜歡睡覺,但不像是會霸凌同學的人。

而且真的當他什麼都不知道,就過來開堂審問了么?

早就有人將二人間說的話,打架經過說的七七八八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