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的是御獸師,與我召喚師何關?》[菜的是御獸師,與我召喚師何關?] - 第7章 不善言辭李瀟然

「李瀟然,有人讓我給你帶句話,天賦差,就好好做你的學渣,別跳。還有,離陳淑默遠點,做人要有逼數,沒有逼數的話,撒泡尿照照自己。」

奮戰了一節課後,由於下一節課是材料課。

所以李瀟然沒等陳淑默詢問,便主動將材料書還給了陳淑默,跑到洗手間上了個廁所。

而剛等他上完廁所,在這布滿青銅的水龍頭前洗着手的時候。

一隻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嘴巴湊在他的耳邊,語氣伴有幾分戲謔及惡狠狠的說道。

「莫挨老子。」

聽到對方的話,李瀟然心中有點想笑。

但是突然想到對方好像也剛從廁所出來,手都沒洗,搭在他身上,他瞬間什麼想法都沒了。

一把推開了劉子琛,一臉嫌棄。

……

「你!」

看到李瀟然這個平時低調,透明,一看就好欺負的人,此時居然敢違抗他,推他,沒有做好準備差點被推倒在地上的劉子琛瞬間就怒了。

「你什麼你,平時野慣了,忘記現在在哪裡了?」

李瀟然用手在鼻翼間扇了扇,口臭加煙和檳榔的味道真的是絕了。

然而,李瀟然這幅嫌棄鄙視的模樣,很顯然是徹底激怒了劉子琛。

平時囂張慣了他,哪裡受的了這個委屈。

「李瀟然,敢不敢和我去決鬥場!你要是個爺們的話,就別慫!」

作為新時代的學校,並不反對學生發生摩擦,所以設定了一個擂台。

是給血氣方剛的孩子,一個釋放的平台。

畢竟人一旦有了實力,心態就很容易出現轉變。

李瀟然聽到對方的話眉頭一皺,不記得對方覺醒的是什麼靈獸。

如果御獸的話,自己肯定要吃虧。

而且對方的體魄好像比他要強壯一點,打起來很可能會被胖揍一頓。

……

看到李瀟然眼中出現了幾分遲疑,劉子琛瞬間得意了起來。

剛才他也是一時衝動,才會說出決鬥的話。

說出來之後,他就有點後悔了。

一方面他還只是高一的新生,要是高年級的學長看到他太囂張,莫名其妙要揍他怎麼搞。

而另外一方面則是,競技這種玩意,棋逢對手才有趣。

想起李瀟然那倒霉的向日葵,這打贏了也丟人啊。

至於打輸,不好意思,不是他傲氣,還真就沒有這個可能。

但是現在李瀟然怕了的話,正中了他的下懷,目的也達成了。

「不敢的話,就老老實實夾着你的尾巴,好好的做你的廢物,懂了嗎。」

劉子琛瞬間化為蒼蠅哥,一副食屎啦的表情。

那肢體動作,更是要走來拍打李瀟然的臉龐。

……

有些遲疑的李瀟然聽到對方再次開口嘲諷,垂落的手臂直接便握拳。

一個廬山升龍霸,便擊向了劉子琛的下巴。

劉子琛先是看到李瀟然眼中突然出現的凶光,然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

一記鐵拳便直擊了他的下巴,他的大腦一陣眩暈。

迷迷糊糊間,他被放倒了。

一個身影騎在了他的身上。

「你不講武德!」

反應了過來的劉子琛瞬間大喊,同時雙手也是開始反抗,推向了李瀟然的胸膛。

李瀟然一看對方的反應,瞬間就樂了。

小菜鳥啊。

一拳砸向了對方的眼眶,毫不留情。

不知道為什麼,他好像對於眼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