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天地為何物》[不知天地為何物] - 第2章

天,腦子銹掉了,我舔舔嘴唇,小聲嘀咕:「才不是你。」
「那是誰?」
「是……住隔壁房間的……另一個室友……」「周牧野?」
「對。」
季淵扭頭就走。
我發誓,我聽到他暗罵了一聲。
2我逃回房間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知乎,輸入關鍵詞進行檢索。
果不其然,蹦出來幾十個「把同學/同桌/閨蜜/前任/現任/暗戀寫進小說被發現怎麼辦」的問題。
原來,人類的悲喜可以相通。
在津津有味讀完這些字字泣血的回答以後,我突然覺得自己還不算那麼慘。
至少我的悲慘經歷寫出來應該騙不到幾個贊。
說到悲慘……我最近一直挺慘。
過完 24 歲生日的兩個月內,先是房東毀約漲價、又是老闆炒我魷魚,房子工作都得換。
要不是緊要關頭,人品爆發找到季淵的房源,恐怕我都要露宿街頭了。
據說本命年都會多舛。
在如此窘迫的境遇下,我開了篇新文,試圖賺一點生活費。
錢還沒賺幾個呢,就被男主原型發現了。
唉,生活就是這樣的起起落落。
我愁眉苦臉登錄寫文網站,看着季淵這篇新文寥寥無幾的評論區,黯然神傷。
該怎麼拯救你,我的男主!
敲門聲突然響起來,嚇得我一個激靈。
門縫裡遞過來一杯奶茶。
我疑惑跳下床,果然看見周牧野笑眯眯的臉。
我心中突然有了預感。
偷看我小說又泄密的人,會不會是周牧野?
這傢伙是個不愛穿格子衫的非典型程序員。
看似玩世不恭,但家裡的各種電器壞了,他上手就能修好。
最近一次筆記本黑屏,我拿給周牧野幫忙。
肯定是他湊巧看見我半成品的小說,然後拍給季淵的。
在我搬進來之前,這兩個男生就一直合租,關係肯定很鐵。
我背着手,不接他的奶茶:「無事獻殷勤,幹什麼?」
周牧野倒是很坦蕩:「道歉啊,你接不接受嘛。」
「果然是你偷看我用季淵做原型的小說!」
周牧野笑得更真誠了:「那個,我給你買奶茶,一天一杯,到你消氣為止,行不行?」
行吧。
看在他這麼有誠意的分上。
再說了,他這樣多才多藝,有點告密的小毛病也是瑕不掩瑜。
我接過奶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