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的我終會變強》[不死的我終會變強] - 第1章 牢中不死人

乾元大陸北方。

紅花島寒冰地牢中。

嘶——

秦風嘴角抽着冷氣兒醒來,吐出一口白霧,冰寒的割裂感,從腿上傳來。

背靠冰寒的地牢牆面癱坐在地,他睜開了虛弱的雙眼。

滿頭血污面若枯槁的他,看着眼前兩個嫵媚的身影,在自己身前埋着頭苦幹。

兩名粉裙的少女,托着血淋淋的金屬盤,正埋頭在秦風下身,小心的割着他的血肉。

一塊拳頭大小的肉塊,被放進盤中。

秦風這這樣直愣愣的看着眼前兩女,在自己左腿上小刀慢割,心中毫無波瀾。

那寒冰凝聚的冰刀,割在皮肉上,傳來絲絲透骨冰寒,直入腦髓。

秦風如枯死之人,呆愣的看着兩女端着自己血肉,早已習慣此刻發生的事情。

他望着只剩骨架的右腿,又看了看左腿。

小腿上的血肉早已不見,只剩下大腿根部還有些凍得發紫的爛肉。

肉被割下的一瞬間,刀刃上的寒氣透體,立馬就凍住了傷口,一滴血都沒有浪費。

除了冰寒,一絲疼痛都不曾感覺。

這可比曾經世界的麻藥,都厲害百倍。

每一天,他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一刀刀割肉,換個人來早就精神崩潰了。

秦風后腦勺貼在牆上,閉目不再去看,眼角里絕望的淚水想要奪眶而出,然而秦風體內早就不剩多少水分了。

來到這個世界,被抓進冰牢中,他已經不知過去了多久。

剛開始的半年,秦風每日還會賣力的咬破舌尖,用鮮血在牆上寫下『正』字。

以此記錄著時間。

然而,自己被關得太久了。

時間,早已經失去了意義。

甚至被斬斷手掌腳掌,時不時還有變態的牢頭來折磨自己。

他現在,求死都是奢望。

耳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大概是兩女割完了肉,一絲暖流進入到了秦風體內。

隨後秦風腹中的飢餓感被消除,生機得到了最低限度的維持。

這一絲渡入體內的靈氣,讓他這具凡胎肉體不死,求死不能!

……

多年前,秦風曾還是藍星的一名大學歷史老師。

邁入宇宙時代的藍星,崇尚科學之路,在第四次世界大戰後,實現了全球統一。

統一後的藍星全球通力合作,迅速恢復人口,進入科技高速發展階段。

宇宙大時代開啟,人類的殖民腳步向著銀河系外走去。

歷史,早已成為冷門學科。

畢竟,所有人的夢想都是星辰大海,誰還會去管腳下大地的老黃曆?

然而,那一天。

來自星空外的滅世之劍,打破了藍星的驕傲。

藍星引以為傲的超級武器,在那柄遮天蔽日的巨劍下,如同嬰孩的玩具。

甚至連最先進的,支持藍星所有科技的前沿新能源,都如同耗子見了貓,完全失去效果。

那來自星系之外的巨劍,一劍斬下,天地失色!

藍星即將像那待宰的西瓜被劈開,整個世界仿若被按下沉默鍵。

那一瞬間,同藍星所有的生靈絕望了。

面對降維打擊,毫無還手之力的藍星即將被毀滅!

絕望仰頭的秦風,永遠忘不掉眼前突發的一幕。

那毀掉了他25年才建立起的三觀的一幕!

九尊青銅古鼎,在藍星危難時,從大地之下破土而出。

其上,立着九道虛影!

而恰好,就在秦風眼前,正有一尊青銅鼎出現。

鼎上,一身黑色龍袍之人,頭戴旒冕,黑髮黑瞳,正注視着處於驚恐中的他。

「這!這是!?」

「秦帝?嬴政!」

秦風驚恐的看着腳下古老的大地破開,一人從地底黑暗中走來。

熟讀史書的他,清楚的記得,這裡百年前,曾是秦始皇陵墓遺址。

第四次世界大戰中,這個城市早已被毀,現在是戰後廢墟上重新建立的小城市。

「彩!後輩還能記得孤的名諱!」

「過來吧!」

一道磁性的聲音在秦風腦海中響起,隨後嬴政以無形之力,將他抓到了面前。

嬴政的虛影伸出手,穿透秦風的身體,一把捏住了他的心臟。

「純血後輩?」

「不錯,接下來,擔子就交給你們這些後生了,努力活着吧…」嬴政口中說道。

隨後一掌將秦風拍向地下深處。

轟!

秦風落入地下,一具青色石棺出現!

彷彿早已等候多時,剛巧接住了他。

石棺的蓋子緩緩開始閉合,莫名的困意向著秦風襲來!

迷糊間,秦風仰頭望向天空,看見了永生難忘的一幕。

只見,那滅世的巨劍,在九尊青銅古鼎的撞擊下,碎裂開來。

一聲驚天巨吼響徹八方。

「荒古族?!」

「你們這些餘孽!居然苟且在此!」

咔~!

漫天碎開的巨劍碎片,化作火焰流星砸向藍星大地。

九鼎上,九尊虛影相視一笑,豪氣衝天而起!

「九鼎聚散,薪火流傳!」

「收!」

古老的藍星東方大地,主動碎裂開來,分成九個板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