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譜的穿越指南》[不靠譜的穿越指南] - 第4章 自殺是個技術活兒

「閣主,你怎麼了?」

翠濃瞧着洛曉曉的臉色越來越差,甚至有些難受的閉上了眼,擔憂道,「是不是心口又疼了?」

舉着鏡子的洛十七也偏頭來看,發現了異樣,有些慌張的戳了戳洛曉曉的手。

「閣主,你別嚇我……」

心裏又想,該不會是閣主看見憔悴的自己,傷心過度了吧?

越想越覺得有道理,閣主臭美可是出了名的,日日鏡不離身,時時都要端着姿態,若是有人踩了她的裙擺,弄亂她的髮髻……

洛十七打個寒顫,慶幸自己剛才跪得快……

「閣主,別傷心了,不管你變成什麼樣,你在十七心裏永遠都是最美的。」

說著還貼心的把銅鏡收了起來。

不過,這顯然安慰不到心碎的洛曉曉,這是美不美的問題嗎?

小屁孩兒,什麼都不懂……

一旁的翠濃也看出洛曉曉不想理人,立馬揪住十七的耳朵,將人給提了起來,一把推到洛九的懷裡,然後推搡着兩人往門外走。

「哎呦喂……翠濃姐姐,你推我做什麼!」

「走走走,都走!」

「我不走,我要留下……哎呦,翠濃姐,你踹我幹嘛?」

「沒看見閣主不想理你們嗎?都給我出去,別在待這兒煩閣主。」

說著將兩人推出門去,霸氣將門一關,徹底隔絕在外。

起先,洛十七還在門外還賴着不肯走,罵罵咧咧的鬧着說了幾句,結果被洛九強制拖走了。

解決了洛十七,翠濃走過來站在床邊,先給洛曉曉掖了掖被角,磨了半天,才試探着開口道,「閣主,要不要喝點清粥?」

見洛曉曉不應,又自說自話道,「昏睡了一天一夜肯定是餓了,我這就給你端過來。」

這回洛曉曉終於有反應了,拉着被子斜斜的側躺下去,然後蒙過頭頂,全部蓋住。

「我再睡會兒。」

悶悶的聲音從被子中傳了出來,便再也沒了動靜,翠濃看了,也只是心疼的嘆了口氣,沒再多說。

希望是一場夢吧……

帶着這樣的希望沉沉睡去,大約幾個時辰後,洛曉曉昏昏然醒來,掀開被子,還是古香古色的床幔……

心想,這夢可真長啊……

又蒙頭睡去,這次只睡了大半個時辰,便再度醒來,很是清醒,入目依然是古香古色的床幔……

只是這回,她睡不着了。

現下已是深夜時分,屋裡黑漆漆的連根蠟燭都沒點,只有窗戶那裡透進來一點冷冷的月光。

洛曉曉側身盯着窗戶,沉默許久,終於下定了決心,掀被起身,披上衣裳,準備干件大事。

赤腳踩在冰涼的地上,打量了一下周圍,就直直的朝着妝台那邊走去。

這妝台極大,差不多佔了半面牆,又靠近窗戶,上面立着一面巨大的銅鏡,能照到半人的身子。

但這大半夜的,她又披頭散髮,再加上點點月光,跟聊齋里的女鬼差不多,還是不要看銅鏡的好……

當然,她也不是來照鏡子的。

她是來自殺的……

都說在夢裡自殺後,不會真的死,而是在現實中醒來……

但若不是做夢……

洛曉曉打了個寒顫,不敢想下去……

她也是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氣,才來試試的,反正如今這個軀體也不是她的,就算是真死了,也不虧……

重新做好心理建設後,洛曉曉扒拉開一個個妝奩,看着裏面整整齊齊的擺放着金銀玉飾,有耳環、鐲子、項鏈、珠釵……個個精緻好看。

抓了一把珠釵出來,挨個兒擺在桌上,藉著微弱的月光,比較這些珠釵的形狀……最終挑中了一隻簡單的扁頭釵。

這扁頭釵比起其他的釵子寬且薄,還單調得很,可以說是所有釵子里最簡樸的,最普通的。

摸了摸扁頭釵有些鋒利的邊兒,洛曉曉滿意的點點頭,開始在自己脖子比劃比劃……

怎麼劃能死來着?

割斷大動脈,可這大動脈在哪兒?

摸了摸脖子跳動的青筋,突然覺得這劃脖子也不太順手啊,萬一沒劃對怎麼辦?

算了算了,還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