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秧子老公是霸總》[病秧子老公是霸總] - 第2章 彩禮歸我

北城。
姜家。
下了車,簡單寒暄幾句後,外婆就被傭人扶去了客房休息。
她來到客廳,還沒來得及坐穩喘口氣,就被繼母的話砸懵。
「什麼?你們讓我替姜柔嫁人?」
她薄如蟬翼的睫毛輕輕顫動,這件事讓她太意外。
她和姜柔是雙胞胎姐妹,親生母親在她們六歲時病逝,半年後,繼母海雲進門。
海雲有一家做香水生意的店鋪,打理完生意回來身上總會沾染上各種香水味道,好巧不巧的她就對海雲的香水過敏,身上總是起紅疹。
所以,她爸姜南山和海雲商量,把她送去鄉下請她外婆撫養,每月給一些撫養費。
這一去就是十三年。
其間她很少回來,漸漸的聯繫也越來越少,姜家就像沒有她這個人。
想不到突然接她回來,居然是想讓她替嫁?
「言言,我知道這件事對你來說太倉促,可要不是柔柔出了車禍到現在都昏迷不醒,我們也不會想到這個辦法啊。」
「你跟柔柔是雙胞胎,你們倆從小就長得像,外人根本分不出你們誰是誰,所以你替她嫁,宴家也不會發現!」
海雲那雙眼在她身上剜來剜去,臉上堆着幾分笑,卻掩不住眼神里的鄙夷和嫌棄。突然,她又拔高音量道,
「宴家啊,那可是北城首富,你能嫁過去做少奶奶,不知多少名媛千金都羨慕你呢!」
在她眼裡,姜言就是土裡土氣的鄉下丫頭,寒酸的要命,仔褲都洗的褪色了,這樣的,給富貴人家做保姆人家都嫌寒磣。
能嫁進北城宴家,那是流年撞大運,踩着天梯都難高攀到的好事。
「……」姜言沉默片刻,反問,「既然宴家這麼好,為什麼不讓姜柔嫁?就算姜柔出了車禍,婚期也可以延後,等她身體好了再嫁啊。」
海雲被問的一怔,有些不敢直視姜言那疑惑又倔強的眼神,她心虛的轉過頭,對着姜南山輕咳一聲。
姜南山也盼着姜言答應,在北城得罪了宴家,他的公司就徹底完了。
他不能看着苦心經營多年的心血付之一炬。
「言言,你在鄉下長大,以後也找不到比這更好的了,爸覺得你應該答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