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稟告王爺:王妃又去驗屍了》[稟告王爺:王妃又去驗屍了] - 第7章 很好,算你們狠

「你等等。」
樓蕭瞪了北冥擎夜一眼,轉身走到了門口,看見暗夜和暗影正守在門邊。
他叫餓,帶他去宴席上吃些東西便可以了。
暗夜一臉冷嘲的看着她,眼中毫不掩飾的鄙夷。
樓蕭不甚在意,說:「二位,你們家主子說餓了,帶他去用膳吧!」
去宴席她還可以去見那林太傅。
暗夜冷冷道:「你既然負責伺候我們家主子,就該扶着我們家主子去宴席上。」
樓蕭深知這死侍衛是在刁難她。
她冷眼掃了他一眼,轉身又折回到了北冥擎夜面前。
「乖,哥哥帶你去吃好吃的。」
她湊到了北冥擎夜的面前,露出了嚇死人不償命的奇怪笑容。
這笑,比哭還難看。
北冥擎夜明顯被她這樣的笑容給怔了一下,微微往後仰了仰脖子,試圖和她保持距離。
她笑的古怪,嘴咧開,露出整齊的皓齒,眼睛瞪成了鬥雞眼,實在是……
男人垂下頭,嘴角輕微抽了兩下。
樓蕭見他好像是被自己給嚇着低下頭去,她拍了拍自己的臉,相當滿意他的反應。
不就是一個傻子嗎,他還能奈何她到哪兒去?
「走吧。」
樓蕭邊說邊伸手要碰他,卻被他驀地閃躲開去。
他雖被面具遮臉,可他眼裡那抹戒備的光清晰的落入樓蕭的眼中。
樓蕭不悅的皺眉,乾脆粗魯的拽住了北冥擎夜的衣襟就走。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非要爺用這麼粗魯的方式對待!」
「……」這該死的樓蕭!
……
門外的暗夜和暗影原本還想着樓蕭必定是帶不出他們家主子的。
可這時候從屋內傳來了聲音。
二人同時看向了傳來聲音的地方,皆是一愣。
他們家主子的衣襟被樓蕭給揪着往外拽,只是樓蕭的身高只到北冥擎夜的肩膀,因此拽的相當吃力。
暗夜先是一愣,隨即一驚,喝道:「放肆!
樓蕭,你好大膽!」
暗影從腰間抽出了佩劍。
從來沒有人敢如此冒犯他們家主子。
就算是之前在西域做了十年的質子,在那兒都沒人敢招惹他們家主子。
樓蕭簡直是不想活了!
樓蕭將北冥擎夜拽到了門口,聽見了暗夜的一聲冷喝,神色未變,反而鬆開了北冥擎夜的衣襟,轉頭溫和的笑着伸手撫平北冥擎夜衣襟上的皺褶。
「嗨,小夜夜小盆友,你不是餓了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