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稟告王爺:王妃又去驗屍了》[稟告王爺:王妃又去驗屍了] - 第6章 照顧鬼王一個月

因為,有南疆字烙印的,正是她。
————-
她的後背上從小被烙上了一個「生」字,這個字是用南疆字所寫,基本上沒有人會認識南疆字了,所以她基本確定自己身份是安全的。
那些人,怎麼回事?
「三哥?
三哥?
你怎麼了?」
樓思思說完這話,卻見樓蕭表情有些奇怪,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帶着幾分疑惑。
樓蕭回過神來,輕輕搖頭說:「沒什麼,想到了一些事情。」
樓思思雖然心下狐疑,可也沒有再問。
……
太醫院裏,太醫已經離開。
北冥擎夜坐起身來,那雙鳳眸中,閃爍着一道銳利如刀的光。
「主子,剛剛是屬下魯莽。」
暗夜見他起身了,垂下頭低低的說了一聲。
公然拉扯一個姑娘家的衣裳,當時他也是情急,一想到這巫咒若再不解,他們家主子很可能會死……北冥擎夜面具外的薄唇輕輕勾起了一抹冷峭的弧度。
「樓家三少爺?」
呵,他還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對待。
暗夜輕輕咽了咽口水,看他們家主子這樣陰沉的笑,便知道那位樓三少爺要倒霉了。
「主子,這樓家三少爺,樓蕭,就是那日在亂葬崗遇到的不知死活的人。
也是他把您的『絕殺』給偷走了。
這人,必要時可以除掉。」
一個狂妄自大,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留着確實沒什麼用處。
但,男人卻不這麼想。
「讓你查到的,就這些?」
「呃……那位樓四小姐,確實不是我們要找的人。
她是三夫人所生,據屬下得到的消息,三夫人就是東冥人,不可能是南疆人。」
「嗯,還有呢?」
男人的聲音越來越壓迫,越來越不耐煩。
暗夜又道:「還有,還有就是樓蕭的母親,樓家的大夫人,應該是南疆人。
可是這羽大人也說過,這背後有烙印的必須是個女人才能給您解咒,樓蕭是個男人。」
北冥擎夜眉心深鎖,兀自陷入沉思。
「聽聞當年樓蕭出生時,天變異象,國師揚言,如若生的是個女兒必會帶來滅國之災,若是男兒便可化災解難。
聽聞當時剛好生了一對龍鳳胎,只可惜最後女兒夭折。」
暗夜邊說邊唏噓搖頭。
暗影一聽,有些擔憂。
「照你這意思,也就是說給我們主子解咒的女子,早就出生時就死了?」
北冥擎夜緩緩垂下眼帘,沒有說話。
……
宮宴正好到一半,樓蕭回到位置上剛剛準備坐下,那邊一名太監匆匆趕了過來,湊到了皇帝的耳邊輕聲說了什麼。
皇上聽着太監說的話,便不由得看向樓蕭,眼神帶着一絲深意。
樓蕭感覺皇帝的眼神詭異。
太監說完話,這才緩緩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