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信我家門主說的話》[別信我家門主說的話] - 第6章 皇女姬夢茹

崇安公主府,院中涼亭。

小湖清澈,金青二色的魚在其中游弋,爭奪從天掉下的吃食,一涌而起,泛起陣陣水花。

絕色傾城的女人兒靜靜的拋下魚食,看下面的魚不知疲憊的穿梭,只為搶一口吃的。

這時,有仙女揚着白色絲巾帶,黑髮飛揚,身着一身白衣飄飄而來,一腳踩在湖面上,盪起小小的波浪,水不沾鞋的款款而來。

一把長劍背負在身,雙手環抱胸前。

「回來了。」

聲音婉轉,帶着一絲清冷的關切問道。

如此模樣,即使是深宮中的太監估計都要痴迷一會兒。

姬夢茹回過神來,瞧着師姐來到身邊,輕輕點頭道:「嗯。」

「師姐,你說我的選擇對嗎,我只是不想做被當做一件貨物,不想作為他人的犧牲品…..」

姬夢茹說出心裏話,話語間充滿着不甘。

在炎夏,如果沒有母親和外公一家的支持,她沒有任何根基,拿什麼和那些實力雄厚的兄長爭?

「母親和外公他們根本不同意我介入奪嫡之爭,這次進宮,母親當著弟弟的面直言我是個外人…..」

她沒有想到自己的母親竟然會說出這般傷人的話語。

白衣師姐看着臉上悲傷的姬夢茹:「實在不行,師門不會放棄你,不過你從此不能再入炎夏。」

「他們給你潑了冷水,也是在幫你看清事情,憑你的天資,未來必是我們玄女宗的中流砥柱,」師姐用師門交待的話安慰道。

姬夢茹面對師姐勸導的用意,她早已習慣,不禁流露出落寞的神情,成為師門的中流砥柱何談容易,不成的話還不是被當做物品嗎!

成也天賦,敗也天賦。

六陰之體就是一個爐鼎體質。

既然不能介入奪嫡之中,她也要想辦法自救。

姬夢茹甩開心中的不甘,接受現實後突然對師姐的實力好奇,「師姐,你突然要閉關三天,現在出關有什麼收穫嗎?」

白衣女子握着背後的劍身笑意怏然,「劍意有所突破,回宗後通玄有望。」

「大成劍意嗎?」姬夢茹羨慕道:「六境通玄有望,這得壓下了多少俊傑的頭顱,師傅要知道,肯定高興死。」

藺靈韻聞言不語,波瀾不驚的神情出現變化,炎夏的天驕何其多,剛出山在路上就遇見那個無敵的男人。

雙拳破天,有我無敵之意。

捫心自問,她不是對手。

「稟公主,外面有一人拜訪,自稱是來自斗圭門,獻上拜帖請求見面。」

不合時宜中,下人恭敬的給主子呈上客人的拜帖。

斗圭門?不認識的名字。

姬夢茹拿過拜帖,瀏覽後驚訝的忍不住張開小巧的嘴,瞪大一雙迷人的眼眸,這事太離奇了。

這是一份投名貼,代表着這家勢力將要投靠她。

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主而事。

從來沒有向外界透露過自己要參與奪嫡的事情,為什麼會有勢力來投靠她?她想不清白。

難道是母親安排的?

姬夢茹想道。

胡思亂想下,剛剛平復的心情激動起來,她開心的看向師姐,準備分享這件事。

「斗圭門,是一家一宗的那個門派嗎?」沒想到師姐比她還激動的問道。

年少就離家的她也不知道,姬夢茹看向手下,這人生活在大京中,應該知道些消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