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信我家門主說的話》[別信我家門主說的話] - 第1章 我不該口嗨(2)

起,何戰任斗圭門門主,這是門中長老與本人共同的決定,」張定岳面對一眾拒絕自己退位的門人,他亦是語氣帶着沉重。

「門主之位也算是交還給你們何家了。」

接着一位老人也站了出來,「從今天起,何戰也將接任何氏族長。」

兩位的話驚呆了堂中眾人,斗圭門為什麼處於城市之中,因為何氏一族才是斗圭門的主流,可謂一家一門,一門是一家。

「何戰接任門主,你們要像敬我一般,以後我會輔佐新門主……」

本來張定岳想要安撫一下不忿的門人,不過眼前眾人的行為,卻是讓他把要說出口的話咽了回去。

閉上嘴,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何江海與其他門人把目光落在中堂最邊上的年輕人身上。

「拜見族長,我一定竭力輔助,為斗圭門,為家族赴湯蹈火,」本身對族長與門主之位有着念想的何江海瞬間做出了選擇。

誠心的一拜。

其他人隨後齊齊的拜倒。

何戰原本還在想着飛向藍天,飛出大京,遠離那些天驕妖孽。

突然聽到了自己的名字,再看着齊齊拜倒的眾人,臉色難看起來。

「我當門主,當族長?」

晴天霹靂轟到了何戰的腦中,掃視面前一眾狂熱的眾人,有些不太確定的問道:「你們確定?」

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着,可他不是那個高的人啊!

「族長,您九歲豪言,成年之後必列陣在北,封狼居胥,如不是三皇子長你幾歲,封狼居胥的必是您…..」

「山之巔,傲世間,您與那柳命的山巔之約,至今歷歷在目,您一出世,誰與我斗圭門爭雄。」

「儒家鍾運,年少曾與族長您爭文,您評論過他,『天下文運總計一石,他獨佔七斗,而您佔十三斗,其餘人共欠一石』,相信以您的文采,鍾雲亦要退讓….」

「李晨武因您一句『劍譜第一頁,忘記心上人,心中無女人,拔劍自然神』,小小年紀,斬斷情絲,領悟無上劍意,我派在您指導之下,必將持劍無敵於世…」

何戰身邊瞬間圍滿了人。

至於老門主張定岳,此時嘴角有些抽動,他看錯了這些人,一廂情願的以為這些人想挽留自己。

可是現在,這些人眼中哪裡還有他這個老門主。

中堂里,門人的一言一語間,讓角落裡的何戰面色越加的無奈。

這些話,他是說過。

但那是當年剛剛穿越過來的是時候對人吹過的牛,他哪裡知道,這些人現在如此之猛。

把當年裝的逼,個個都給實現了。

九歲那年,被長輩帶進皇宮,碰到了傲氣十足的的三皇子姬無敵,隨口一句,震懾三皇子後瀟洒離去。

在學宮中,遇上了高冷的鐘雲,也就是如今的小聖,順口就來的詩詞把他氣的夠嗆,臨走還留下一堆騷話。

還有那柳命和李晨武等等,反正當年他看不慣的小夥伴們,全部都用另一個世界的底蘊教訓了一遍。

誰能想到當年的小夥伴們,如今個個橫在當空,俯視天下人。

而他除了腦海中一些詩詞騷話,還有早熟一點,簡直一無是處。

何戰越想越驚,整個人都不好了,彷彿看到了將來凄凄慘慘被人打臉的一幕。

世界這麼大,為何還要再相遇!

想到這裡,何戰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心態有些崩,用麻木的眼神掃視身前的眾人,生無可戀的再一次轉頭看向了窗外。

腦子嗡嗡的看着天空,腦海里突然出現一句話。

完了,芭比Q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