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信我家門主說的話》[別信我家門主說的話] - 第10章 後悔

柳府。

下人們早早的忙碌起來,大皇子即將正式上門拜訪柳家。

自從昨天姬無恙獻上雜交稻麥,言明有奪嫡之志的後,易帝已同意他的奪嫡資格。

參與九龍奪嫡之路也是需要帝王的同意才能進場。

姬夢茹作為陪同,一起來到柳府。

「大皇兄,這位柳命真和外界傳聞的一樣,有踏臨山巔之資嗎?」

望着氣派恢弘的柳府,姬夢茹出神的問道。

踏臨山巔,多少人畢生的夢想,登頂者寥寥無幾。

「人中龍鳳,有過之無不及,」姬無恙不吝嗇的稱讚好友。

「無恙兄,不要給我戴高帽,壓的頭痛。」

在大門內,柳命大步走來,聽見姬無恙的誇獎,出聲調侃道。

「如果我能踏足山巔,你是不是也要仰視於我?」

身為柳世少族長,居移體,養移氣,自有氣勢在身,令姬夢茹側目。

「想必這位就是崇安公主,果然長得傾國傾城,」柳命只看了一眼姬夢茹,在令人驚艷的臉上掠過。

他邀請道:「我們進去聊,家父備好酒菜在在等候你們。」

姬夢茹抿着嘴唇,柳命這個第一個無視他容貌的男人,她要看看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姬無恙拜訪柳府的事一直被許多人盯着,等他們進入大門後,遠遠的一些探子分了人馬各自回去彙報。

稷下學宮,

鍾元陪着一個男人在下棋,他執黑子,男人執白子。

棋局上,白子大龍已經被黑子攔腰截斷,只剩下在苦苦支撐。

男人掃視一下餘子,黑眸中流露不甘的神色,丟下手上的白子。

「棋藝上不是你的對手。」

「天地如棋,一步三算,無敵兄,承認,」鍾元溫和笑語,在棋局上贏一次他高興,心中有無敵之志的人也有認輸的一次。

男人正是炎夏三皇子,陣列在北,封狼居胥的姬無敵。

「好一個天地如棋,一步三算,你小聖之心也不小啊!」男人感嘆的道。

兩人對視,空中似有火花四濺。

何戰有一句話說的好:春來我不張口,哪有蟲兒敢做聲。

他們兩個就要當那隻敢做聲的蟲兒。

「你已和他打過照面沒?」姬無敵臉色沉重的問道,「如今他怎麼樣?」

「沒有,」鍾元搖搖頭,「自十二年前一別沒再相見過。」

」傳聞他泯然眾人的消息,我是不信,似那恐怖的人,怎麼會就此消亡,一切不過是他自保的手段而已。」

鍾元掃清棋盤上的棋子,重新落子,白子首定天元。

「已經收到消息,斗圭門和何家現在都由他做主,前幾天還派人給崇安公主遞上拜帖。」

黑子落下,卡在天元位置附近的超高目。

「可惜,他應該還不知道自己選中的人竟然退出奪嫡之爭,還加入姬無恙的一方。」

「你說,有趣否?」

「潛龍自晦,可怪不得我們趁機追趕上來。」

鍾元將天元大龍做成,圍殺黑子的斷龍閘。

「切,真如你說的一樣,你還會和我在這閑聊?」姬無敵無語着,「你早找上何府,將他從裏面揪出來,啪啪的打他臉。」

「你懂什麼,這叫智者謀萬勝,不身涉險境,」鍾元最後將黑子絕殺。

「天下文運我佔七斗,他佔十三斗,其他人共欠一石,」他喃喃道,「呵,當初騙我好慘!」

「這些年我一直在江南道鎮壓吸收那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