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身成女生以後的恐怖故事》[變身成女生以後的恐怖故事] - 第二章 金屬工廠(2)

出去的腳步,面無表情地說。

「我不是你的員工,你不能命令我該做什麼。」

「我是為你好。」

韓星子沉默了片刻,搖了搖頭,緩緩開口。

「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一樣看待。」

說完,他離開了辦公室。留下了韓秋獨自一人。韓秋看着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嘆了一口氣。

韓秋也不是沒想過和韓星子過平常的兄弟生活。和兄弟一起上下學,在路上打鬧,周末出去打球打遊戲,這些都是他曾經希望做的事情,但他的出身,他的經歷從未允許他這麼做過。

韓秋出生不久,父母就離婚了。他的父親韓岳很快就娶了韓星子的母親高星蘭。而韓秋三年級時因母親去世不得不回到了韓岳身邊。就這樣,組成了這個奇怪的家庭。

從記事起,韓秋就不得不處理他和這位後媽的關係,後媽是一個精明的女人,出生在一個顯赫的大家族裡。儘管和後媽沒有過分的爭吵,但是也從不曾有過溫暖的問候。與其說相安無事,倒不如說冷漠。

韓秋還記得小時候他拿着手工課上做的飛機模型送給後媽,後媽嘴裏不咸不淡的謝謝,之後的一天,韓秋在保姆兒子的手裡看見了那架飛機。生活的溫度就在那時這麼不冷不熱的逝去了。

不知道多少放學後的下午,當韓秋回到空蕩蕩的別墅里,韓岳因為加班不在家,高星蘭帶着韓星子外出參加各種活動,諾大的空間,只有韓岳的總助理丹拓在廚房燒水的背影等着放學的韓秋。

很小韓秋就明白了生活的殘酷,在這樣的日子裏他也漸漸變得沒有了同情心,冷漠的如父親一樣。和韓星子的關係,也必然不可能如正常的兄弟一樣親密無間。他們只是流着一半一樣的血,韓秋僅是這麼認為的。而從韓星子的眼裡,他能看到,他也是同樣的看法,甚至更淡。

而這次讓韓星子和自己來棉國的工廠,或許也是韓星子母親高星蘭的主意。生怕韓秋在韓家產業的自留地做大做強。這些韓秋心裏都清楚。

一陣咣啷啷的嘶啞聲,打亂了韓秋的思緒,不知什麼時候,工廠已經開始復工了。看到已經開始忙碌的工人們和一團團飄在他們頭頂的熱蒸汽,韓秋心想:現在當務之急是儘快趕走坤登那一伙人!

晚上,棉國國際機場外,空氣中依然散發著黏膩的味道,氣流帶來的熱度沒有隨着太陽下山而有所收斂。

一個戴着棒球帽,身着寬鬆的T恤和運動褲,身材高挑的女生從旋轉門蹦跳着出來。她有着小鹿般的面容和小麥色的皮膚,漆黑及肩的頭髮大大咧咧地扎在腦後,從帽子里穿出來。

女生走到馬路邊,和以往不同,她沒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她心裏暗暗覺得反常,因為那個該來接她的人從來沒有遲到過。

女孩打開手機,無數的未接來電瞬間湧上屏幕。發出滴滴滴的響聲,這聲音讓她頓時覺得心裏一緊,趕緊給最近的一個未接電話打了回去

「青霜,你落地了嗎?」 電話那邊傳來一個沙啞又急切的聲音,是韓氏集團的CEO,韓岳曾經的總助理,丹拓。

「是的,我已經出機場了。丹拓叔,怎麼了?」

胡青霜發現自己的尾音已經開始顫抖了,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開始在她的心中蔓延。

一定不要有事,不要有事,她開始默默地祈禱着。

「韓秋..…韓秋他,出事了……」

丹拓的聲音明顯放緩了。

「在前往機場的路上和其他車相撞,掉進了山谷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