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城半夏小撩精》[邊城半夏小撩精] - 第10章:慾望

溫熱的氣息扑打在喬半夏耳心,她身體一陣**,耳朵瞬間通紅。

窗外微風拂進,令蔣邊城清醒了幾分,可他並沒有鬆開喬半夏,反而更加得寸進尺。

男人藉著半分酒勁輕咬上女孩的耳垂。

喬半夏側頭煩躁的躲開,轉身,與蔣邊城面對面,她輕聲,「蔣邊城,你冷靜點。」

她知道硬碰硬可能只會激怒不清醒的男人,畢竟這個男人,她真的太不了解。

看着男人迷朦猩紅的雙眼,完全被**所霸佔,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動物。

蔣邊城此時哪聽得見女孩在說什麼,即便能聽見他也控制不了思想,控制不了行為。

眼前的女孩跟窗外深空高掛的上弦月般又純又亮又撩人,麋鹿般的眼睛有着怯懦的情潮。

哪有情潮,只不過是蔣邊城的意想罷了,喬半夏此時的眼中充滿了厭惡。

喬半夏還沒來得及反應,人已經被蔣邊城橫抱了起來,她晃着雙腿掙扎,他幾步過去將她放到了柔軟的大床上,重重的身體壓了上去。

女孩雙手死抵住男人的胸膛,「蔣邊城,我還沒做好準備。」

她的聲音在顫抖,她害怕極了,選擇嫁入蔣家,嫁給他蔣邊城,她知道遲早會進行男女之事,可是,她真的沒有準備好,真的也不想。

喬半夏不說話還好,此時說話聲音帶着委屈軟軟弱弱,讓人浮想聯翩,蔣邊城傻吧拉嘰偏激的以為,她在說反話。

人們不是常說,女人說不要就是想要嗎?

他將頭拱進她的頸彎,嗓音低柔帶着磁性的質感,「我想要。」

天知道,他有多想要,第一次有想要女人的衝動,以往圍在他身邊轉的女人,沒一個讓他有過這種性衝動,現在他滿腦子想的是讓身下的女人在床上求饒。

濕潤燥熱的唇瓣落在喬半夏頸窩的每一個角落,濕濕的,熱熱的,痒痒的。

她的掙扎顯然是無用的。

硬如石頭的火山壓得她神經緊繃。

喬半夏腦海快速盤算計策,正當蔣邊城自我忘情的時候,她在他耳邊冷不丁的來了句,「我大姨媽來了。」

蔣邊城,「……」

他聽見了,親熱的動作停止了。

她耳蝸能清楚的感觸到他粗重燥熱的呼吸。

蔣邊城深吸口氣,將頭重重埋進了喬半夏的頸窩,沒有再有任何行為。

「我真的沒騙你。」喬半夏怕他不信。

一分鐘過去。

身上的男人沒有動一絲一毫,喬半夏被壓得有些喘不過氣,推了推他,見沒反應,用盡全身力氣將蔣邊城推翻到了床的另一邊。

喬半夏,「……」

又睡著了?

睡著了更好。

喬半夏好心的還給他蓋上了薄被,兩人中間塞了個枕頭,好比三八線,一人半張床。

陌生的環境,陌生的床,陌生的人,望着寂靜黑暗的天花板,喬半夏怎麼也睡不着。

蔣邊城翻了個身,調整了下睡姿,喬半夏嚇得差點坐起身來,虛驚一場。

她也怪自己太小人之心了,這條路是自己選的,無論下場怎樣,路跪着也要走完。

半夜,喬半夏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聽見聲響,隱約的聽見開門,然後關門的聲音。

伸手探了探,旁邊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