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CEO,只愛灰姑娘》[本CEO,只愛灰姑娘] - 第六章不為人知的往事

  金冷柱皺皺眉,「你身上傷還沒好,不適合喝酒。

」她是當真不懂得照顧自己,那些傷要完全好恐怕還要好些時日。

  「顧左右而言他,如果你沒事的話,請恕我不奉陪了。

」她素來喜歡掌控自己的一切,感情這種東西真的該敬而遠之。

金冷柱若不出現,她還可當沒有此人。

只是自從那日在金家拿回戒指之後他倒像不散陰魂一般時常出現。

  「俞柏林是金家的孩子。

」金冷柱看着她的眼,淡淡的說。

  姚沁影一笑,「與我何干?」金家對她而言,已經是記憶中不堪回首的那些。

就算柏林是金家的孩子,也不需要她來過問。

何況亞楠可對這點沒有任何興趣。

  金冷柱沉默片刻,「我換個說法,夜岩,他的真實身份你是在什麼時候知道的?」如果不是俞亞楠突然出現在金家,且還帶了一個好像他翻版的孩子。

他也不會調查出那個叫夜岩的男人,更不會知道金家還有這麼段不為人知的往事。

  姚沁影似笑非笑,「你的口氣,是在質問我嗎?我知道與否,何時知道都不需要向你交代吧。

」這男人還以為她會像之前那樣對他千依百順?  「沁影,可以不對我有這麼大的敵意嗎?這件事關係重大,我只是想多點了解。

」如果他掌握的消息不假,那夜岩不就等於是……  「如果你爽快的簽字離婚,或許再見我還可以當你是朋友。

眼下這種情況,你想要我和顏悅色,辦不到。

」她會見他已經是夠破例了。

  「我不打算離婚,這一點不再重複。

夜岩也是金家的人,我不會就此作罷。

」他遲早要見見那個男人。

  「金冷柱,你不覺得自己的行為可笑嗎?就算夜岩是你金家的子孫,這件事你也該去問你父母。

至於我,天使聯盟有不成文的規定,絕不干涉彼此私事。

你想從我這裡問出端倪,只是徒勞。

」她跟夜岩原本就不熟了,何況那張臉現在只會勾起她不愉快的回憶。

  金冷柱的反應卻是輕笑,「你為什麼不想,我也許只是想見你。

」她很明顯的還在氣他,可是這氣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消?時間耗得越久,他就越沒有把握。

不能不承認,他太自以為是,對沁影的了解也太淺薄。

  只是見到那個孩子的時候,他竟然忍不住的幻想,如果是他跟沁影的孩子會不會也那麼可愛。

這是頭一遭,他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情像是戀愛了。

  沁影一愣,沒承想自負如金冷柱夜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想不想與我無關。

」她跟他的界限,不需要離婚協議,早就劃得一清二楚。

  「你應該知道,我從不輕易放棄。

」金冷柱篤定的微笑,望着她開口。

  姚沁影放下酒杯,「那麼,你不會再見到我。

」只要她有心,金冷柱很難找的到。

這也是這些年來姚家的人會頭痛的原因,她想消失的時候是真的誰也找不見。

  金冷柱緊抿着唇,「我不會亂來,你不用躲我。

」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明白她所言不虛。

倘若姚沁影真的避不見面,他到時也會一籌莫展。

  「希望你守諾,不要亂來。

你應該知道,這點傷並不會妨礙我做任何事。

」比如離開高雄。

  金冷柱輕嘆,「夜岩知道孩子的事嗎?」夜岩是雷家的養子,那孩子若是認了他,是不是要跟着到雷家?  「俞會過來高雄,為的就是他。

至於柏林,遲早會跟他見面。

我要提醒你,柏林是天使集團的孩子,你最好不要打他的主意。

否則趙珍會有什麼舉動,都要凱撒來承擔後果。

」趙珍是比她知道維護自身的權益,對於自己的人,絕不會有絲毫的放鬆。

更別說柏林素來討喜,是天使聯盟上下都寵愛的開心果。

  金冷柱一笑,「我會記得你的提醒。

」他知道趙珍到台灣了,也清楚她在商場上的名號有多響亮。

得罪了她,的確對凱撒極為不利。

  只是沁影會提醒他,多少還是有些關心在其中吧。

這樣一想,唇邊的笑意不禁加深。

  「總裁,我今天過來是向您正式辭職的,報告我已經放在桌上,請簽字。

」肖元宇微微一笑,一派平和。

  濃眉一挑,金冷柱輕道,「有更好的去處?」肖秘書休假也有好些天,他最近並沒有聽到哪家企業又打她的主意,怎麼今天她竟突然提出辭職?  肖元宇稍稍遲疑,而後開口,「我已經接受商小姐的建議,準備到天使集團任職。

」她隨金冷柱出席商宴場合時也曾與趙珍有過一面之緣,只是那時候她還不知自己私下找尋多年的小弟竟跟在青身邊做事,更不知道姚沁影便是救了她小弟的恩人。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