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婿》[霸婿] - 第2章 市井之徒(2)

一邊先走了下去。

一輛勞特萊斯停在樓下,不少人在圍觀拍照,見到人下來要上車這才趕緊散開。

高尚和唐伯都在后座上,一路上倆人誰都沒理誰,要不是大師兄打電話,他才不會去蘇家。

昨天來時被狗眼看人低,今天卻不會發生那種事,大門敞開,門房的保安們很恭敬的迎接。

莊園里有好幾個跨院,車直接停在**駐別墅門前。

一進門把高尚嚇一跳,原以為只是見蘇盛鼎,沒想到裏面密密麻麻十多口子齊刷刷看來。

”穿成這樣登門拜訪,禮物也不帶,也太沒規矩了吧。 ”

”一看就是個市井之徒,雅萱絕對不能嫁給這種人。 ”

”我看他不錯,跟雅萱挺般配的。 ”

”你是想看笑話吧? ”

古香古色的客廳里響起嘈雜議論聲,最里側一個梳着大背頭,留着山羊鬍的老者坐在太師椅上,手裡拿着一把紫砂壺低頭喝茶。

他突然把紫砂壺往旁邊黃花梨木茶几上一放,用的力氣稍微大些,壺蓋碰觸壺身發出響聲,屋裡立刻安靜下來。

一看這老人在家裡就有絕對權威,正是蘇盛鼎,默默打量着高尚。

他沒開口,下首一個派頭十足,微微發福的中年人不滿質問, ”你就是高尚,有什麼本事能娶我的女兒? ”

高尚一聳肩, ”我啥本事都沒有,所以你不用把女兒嫁給我,麻煩給我出一張悔婚書就行。 ”

”你是得了失心瘋吧,我堂姐追求者無數,這可是人財兩得的好事,還不趕緊跟我大伯道歉。 ”

瞟了眼說這話的人,是個長着一對狐狸眼的青年,一看就沒安好心。

高尚沒理他,目光看向蘇強榮, ”血鳳玉佩丟了,你們也不用為難。還是那句話,給我悔婚書,咱們兩不相干。 ”

蘇強榮臉色一眯, ”你既然丟了定情信物,有什麼資格找我要悔婚書。 ”

”那麼重要的東西都能丟,趕緊滾蛋吧,別自討沒趣。 ”

”怎麼說話呢,這是爺爺跟別人的約定,你是想讓爺爺失信於人嗎? ”

還沒等高尚開口,屋裡就有人對吵起來,看來蘇家內部不和已經很久。

就在這時蘇盛鼎幽幽出聲, ”你這孩子瞎說什麼,血鳳玉佩不是已經交給我了嗎。 ”

隨着他的話音,一個體態端莊華貴的美婦人拿出一個長方形錦盒打開,裏面有兩塊通透的血色玉佩,一個上面雕刻着龍,一個雕刻着鳳凰。

蘇盛鼎再次說道, ”當年我和你師父約定,如果我生了女兒,就嫁給他徒弟之一,結果生了幾個廢物兒子,一個女兒沒有。好在有了孫女,你師父也在當年收你為關門弟子,可以圓了這場姻緣。 ”

蘇強榮的夫人再也忍不住, ”父親,讓雅萱嫁給素未謀面的人合適嗎,最起碼也得聽聽她的意見。 ”

”是啊,咱們蘇家家大業大,這人一看就是個一窮二白的市井之徒,雅萱嫁給他怎麼可能會幸福。 ”

”一看就不是好人,總不能為了一個陳年約定斷送了雅萱一生。 ”

高尚一點沒惱怒,反而附和道, ”你們說的很有道理,我這人吃喝嫖賭樣樣精通,還愛打老婆。一份悔婚書而已,有那麼難嗎!誰是蘇雅萱,發表下意見啊。 ”

”對嘍,還是問問雅萱的意見。 ”

”這小子還有點自知之明,快把雅萱叫來。 ”

附和幫腔的人沒看出來蘇盛鼎已經一臉惱怒,很快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體態婀娜多姿,容貌高貴中帶着冷艷的絕美年輕女子被拉了進來。

她跟蘇雅琪長得極其相似,只不過嘴角沒有美人痣,少了些嫵媚,氣質卻要比蘇雅琪更勝一籌。

進入客廳,蘇雅萱好奇的審視一番高尚,高尚故意做出兇惡表情,人們全都屏住呼吸等待她的意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