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山涉水去找我》[跋山涉水去找我] - 第9章 陸家辛秘

第九章

平整的牆面凹凸不平,牆皮鼓起一個個大大的鼓包,漲的像是用針一戳就會爆開。

牆皮下的水泥轟轟作響,在搖動,在散架,在潰散,就在一瞬間,只剩一張皮的牆面上的牆皮一片一片脫落。

灰塵四起,煙霧瀰漫。

壁上的蠟燭熄滅了幾下,整個室內的光線一明一暗,微弱的穿過厚厚的灰塵。

李還隱隱約約從中看出了一個奇怪的形狀。

她心頭一跳。

在徐報國的驚叫中勉強看清了怪物的模樣。

皮膚顏色相較前一個怪物更灰暗,散發出來的氣息更恐怖了,同樣只有眼白駭人眼球,兩個豎起長滿尖利牙齒的血盆大口,同樣的四手四腳。

李還對上它的眼睛,有一瞬間,她的大腦麻了。從天靈蓋到尾椎骨,她沒有任何感知,像是不存在一樣。

對視的時間越久,這種感覺越明顯。天靈蓋下溝壑的大腦小腦,每一個神經連帶着細胞都是一種麻感。有一種若有若無的力量在她的腦袋裏面鑽來鑽去,像是在查看。

李還感覺有一部分回憶在不受控制的在腦海里播放。她身形有點不穩。

怪物在查看她的回憶。

它比之前的怪物們都更強,更厲害。它擁有檢索別人回憶的能力。

李還第一次感覺時間漫長,雖然前後才不過幾秒。她猛地把頭一轉,錯開了怪物的視線。

走到一邊的陰影處觀察怪物。 雖然怪物沒有眼球,但是只要看着它的眼睛,你就會感覺它在注視你。

怪物此刻在低頭看徐報國。

一時間,氣氛很安靜。沒有人催徐報國上前去殺怪物。都獃獃地站在那。

李還看着徐報國僵硬的站在怪物面前,頭向上看着它。眼淚不自覺地流出來。

李還猜測徐報國應該是受到了情感攻擊 。她沒有被攻擊,所以,還只是猜測。

「徐報國?」李還嘗試輕輕喊了他一聲。這裡的空間很狹窄,很容易就被怪物逼上死胡同。

徐報國依舊沒有任何反應。李還看了眼鄧櫛,他就在徐報國後面悠閑的站着。

李還等了一會,發現徐報國渾身僵硬的開始慢慢懸空,眼睛哭腫,還發出類似於小獸受傷的嗚咽聲。有點窒息的絕望。鄧櫛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他想看一下她的反應嗎?

李還看着被控制的徐報國,還有漸漸開始呆愣的芝麻糕他們。哪怕他的妹妹呀開始呆愣,鄧櫛也沒有動手。

李還有點氣憤。

她不是很認同鄧櫛的觀點。以人命作為代價。像是看準了她的於心不忍,這樣可以逼她主動出擊,不僅可以試探她的實力,也可以看看她的底線在哪。

這樣一想,李還莫名的感覺身體一冷。之前對鄧櫛的好感一掃而光,隨之而來的還有毛骨悚然。如果他之前都是裝的,那他得多厲害。

李還目光一冷,看着快要接近崩潰的徐報國,她抽出刀,盯着一臉愉悅的怪物,毫不猶豫地將手裡的刀向前一扔。

「chi」是刀**怪物眼睛的聲音。

怪物毫無防備的被刺傷,「粲粲粲」它發出痛苦的哀嚎。

應該是很痛,李還心想,第一代怪物被她用刀把眼球連帶着腦漿一起炫,沒一會,它就死了。

眼睛是心靈的窗口,也是命門,是很痛,像男人的斷子絕孫。

李還趁現在,快步向前跑,抽出另一把刀,對準另一隻眼睛,按照同樣的步數,插到只剩刀柄,狠狠一轉 。

「吼吼吼」怪物被逼急了,腦袋開始瘋狂甩,想把**眼睛裏的刀甩掉,雙手胡亂向前抓。李還向後一退,拉着痴呆的徐報國躲開。

怪物的神經被傷害,徐報國他的眼睛逐漸清明。意識到那只是段回憶,不是又發生了一遍。像沉入海水快窒息死亡突然被救出來,大口喘氣,貪婪的呼吸着空氣。眼淚卻止不住的掉。

李還看着還沉溺在悲傷里的徐報國,又看了眼沒有緩過來的小和尚他們。

嘆了口氣。

轉頭,看着原地打轉的怪物。她本來還想問怪物一些問題。

李還靈活的躲過怪物的亂抓,踩着它的大腿輕輕往上一躍,接觸到刀柄的一瞬間,利落的往外拔。

「啊」怪物發出更大聲的慘叫。徐報國他們在強烈的聲波中終於意識到自己在哪。 看着眼前激烈的一戰,還有一臉專註的鄧櫛,他們有點懵。

怪物的尖叫聲穿透他們的耳膜,撥弄着他們的神經。太陽穴一跳一跳,一陣頭痛欲裂。眼球充滿血絲,心裏無端有一絲狂躁。

小和尚艱難的數着佛珠開始念經。

李還忍耐着刺耳的尖叫聲,狠狠一插,再狠狠一攪,怪物胸前的黑色血液像瀑布一樣噴涌而出。

它身體狠狠一晃,渾身一個抽搐,便倒地不起。

李還等了一會,又向前查看,看着怪物開始腐爛的身體,鬆了口氣。

李還轉過頭看着鄧櫛,他察覺到李還在看他,便也看向李還,眼神中透露着無辜:怎麼了?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李還看了他一眼,什麼也沒說,便默默地走到徐報國旁邊。

鄧櫛看着無言的李還,挑了挑眉。

在小和尚的念經下,徐報國他們出奇的開始平靜下來,連帶着在回憶中的悲傷。

氣氛變得沉默。

大家雖然不是很明白髮生什麼事,但都感覺到李還和鄧櫛之間的奇怪氣氛,害怕觸及眉頭,便也沒再說話。

徐報國更是感覺不好意思,都說好他去殺怪物,誰知道他一出場就掛了。

李還看着依舊一臉茫然地鄧櫛,心裏冷笑 ,她最討厭的不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