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山涉水去找我》[跋山涉水去找我] - 第7章 坦誠相待

裏面一片漆黑。

「我滴個乖乖」徐報國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個入口,已經找不到形容詞了,「還妹妹,你怎麼辣么歷害。」

鄧櫛聽到皺了皺眉,不動聲色地說:「她貌似比你大吧。」

徐報國聽了,立馬明白,像還妹妹這種聰明能幹的女人都不喜歡被叫小,別人聽到還妹妹這個稱呼,還妹妹可能會覺得掉價,於是很有覺悟道:「還姐,你可真厲害!」

李還哭笑不得:「你想叫什麼都可以,開心就好。」

「那就叫還姐姐吧」唐宜落柔絲絲的說。

徐報國和芝麻糕一陣惡寒。

他們一致的都沒有進去,反而在廣播室里隨意站着。

小和尚說:「既然這個物屋子已經沒有線索了,我們要繼續往裡走嗎?裏面……」

「會非常危險」芝麻糕接道。

大家對視了一眼,「pu」忍不住笑了,連鄧櫛也沒忍住勾了一下嘴角。

也許是上天給的緣分吧,他們真的是很默契。無論是誰,大家總會想到一塊去。

但笑了後,大家都沒有說話。氣氛有一絲奇妙。

李還率先點點頭,表示要進去:「我要進去。」本來就是衝著這個來的,雖然她是打算獨自一人進去的,但現在她們還是一個隊伍,要說明白。雖然與他們相處的時間很短,但她對他們有一種天然的好感。

鄧思淵也接道:「我和我哥也要進去」沉默了幾秒後她又繼續:「為了探查一些秘密。」

又靜默了幾秒。

芝麻糕深吸幾口氣:「我。」開口有一絲不易被察覺的顫抖,「我其實知道,我都知道,我媽媽已經死了,但到現在連個屍體也看不見。」

徐報國默默的從褲兜里翻了翻,找出一張皺巴巴的紙,干扁扁的說道:「我只找到這一張,你拿去用吧。」

「謝謝」芝麻糕扯出一張極難看的笑容,她深深呼出一口氣,「我爺爺原來就是當兵的,後來死在這裡,上個月,我媽不知道從哪得來的消息,說我爺爺還沒死。但怎麼可能嘛,都過了這麼久,就算正常人到這個年紀都得死。怎麼可能相信嘛。但沒幾天,有人寄來了一個我爺爺的軍章。我媽已經魔怔了,一定要來這裡,她一意孤行,我想攔也沒有攔住,於是就跟着她來了。」

「我爸在我小時候就跟別人跑了,我媽一個人把我帶大,現在,現在我真的舉目無親了。」芝麻糕拿着那張濕透的紙,目光決然,「不管下面如何,我一定要下去。」

後面的話雖然沒有說完,但是大家都懂。氣氛一下子更沉重了。

徐報國思索再三,還是決定說出來:「我也要去。唉,本來我不想去的。」說到這,徐報國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一臉抑鬱,「我媽被一個老總看上了,本來開始我媽為了我不想和他在一起的,但是我說我長大了,她該為自己考慮了,於是就答應了。」

「可誰知道,那個老總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在意的是我。我爺爺,也就是我爸的爸,他也是死在這裡。那個老總想把之前被埋沒的錢挖出來,於是他成功追到我媽,把她關起來,讓我來這裡找。

可是我什麼都不會啊,怎麼找。我不甘心,就去報警,誰知道**以報假警的理由把我抓起來關了兩個月,好好『關照『了一下,真的沒有辦法了,我就來了。反正伸頭也是死縮頭也是死。那還不如進去。」

徐報國煞有其事的觀察了一下周圍,猶豫了幾下,還是說出來了:「他們說,能來到這裡的都是有那些戰士的血脈。」

李還挑了下眉,原來如此。有血脈的buff在,再加上強大的願望,他們不來,誰來。被淘汰的人就是沒有血脈的。

李還冷笑,他們還煞費苦心地給她傳遞錯誤消息,還要防止被她發現,怎麼,是怕弄不死她嗎。

她現在有兩條消息渠道來源,一個是她爸爸陸家那邊給的消息,一個就是她父母留下來的那個本子。

她現在可以肯定了,那個本子上的線索是類似於地圖一樣需要探索的的東西,找到了相關線索,它才會顯示信息。

現在,她腦海里又出現那熟悉的筆跡:有血脈者,必進。

小和尚看着大家都開始敞開心扉,他自己也道:「阿彌陀佛,貧僧沒有各位的複雜,貧僧只是奉師父的命,來這裡除怨氣。貧僧也是要進去的。」

看着大家都說了,唐宜落不好再支支吾吾,扭扭捏捏的說:「好吧,我其實不知道鄧櫛哥哥來幹嘛,就只是單純的不爽他們把我一個人丟在那,就偷偷跟着跑過來了。至於為什麼能進來,我是真不知道。」

李還看着大家吐露心扉,好笑又無奈,真是太單純了,萬一遇上什麼心思不軌的人,夠他們吃一壺的了。

「既然大家都要進去,那」李還開口還沒說完就被徐報國打斷。

「這個我會,那我們大家必須誠實的面對對方,不欺騙,要保護對方,作為一個團隊,我們必須團結協助,不能內訌!」

「哈哈哈哈哈」唐宜落忍不住了,「你真的太中二了,我喜歡,那就這樣決定了。」

鄧思淵臉上帶着甜美滿意得的笑容:「你們有異議嗎?」

「沒有」徐報國大聲回答。本以為要單槍匹馬,沒想到真綁上了大佬,還不是一個,是一群。

「貧僧無異議。」小和尚平靜道。

李還哭笑不得:「那等我理理思路。」好吧,這次她想說的其實是這個,偶爾還是沒有默契的。

鄧櫛一身黑的倚靠在桌子旁,修長的手撐在桌子上,劍也乖乖的倚在桌子旁。黑色的碎發散落在額前,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樑,利落的下顎線,微紅的薄唇。很放鬆。

看着這樣的鄧櫛,徐報國在心裏暗暗鄙視,這都還要凹造型,切。

說完,他也擺了個自認很帥的姿勢,坐在桌子上。

芝麻糕看着他那幼稚的模樣,臉上帶着她不知道的笑。

雖然但是,徐報國很幼稚,但是少年挺拔的身姿。瘸瘸的坐在椅子上,一隻大長腿自然下垂,一隻弔兒郎當的踩在椅子上,髒兮兮的衣服,白頭髮,一隻耳朵帶着紅耳釘,眉眼充滿少年感,整個人顯得狂妄又不羈。

他轉過頭來,發現芝麻糕在看着他,他咧開嘴,露出一個哈士奇一樣蠢的笑容。

看着陽光帥氣的徐報國,芝麻糕心裏漏了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