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山涉水去找我》[跋山涉水去找我] - 第5章 組隊成功

「也就是說,李還妹妹先在監控上察覺人少了,然後出來就發現人變成怪物了。」徐報國一臉迷茫:「我沒發現這兩者有什麼關聯啊。」

這次換鄧思淵翻白眼了。唐宜落在旁邊樂不可支:「弟弟怎麼這麼笨啊。」

芝麻糕嫌棄道:「那你之前怎麼很懂的樣子。」

徐報國無辜:「我那些信息也是別人告訴我的嘛,我還想着靠這個找一個能保護我的人,結果哪想到,他轉眼就不見了。」

「是一套流程。」李還開始還有些猶豫,但又想到什麼,對着他們肯定道:「對,這就是一套流程,就像參加選秀節目,有初選,也有拔高。

第一批消失的111個人,就是初選,接着又有一些人莫名其妙的消失,應該就是第二次選拔失敗,但是我們無法得知他們去哪了,第三次選拔輸了的變成怪物,第四次就是我們和怪物鬥爭,贏了的就獲得了進內路的機會。」

鄧櫛終於開口,但依舊是一副輕鬆的模樣:「對,李小姐說的都對。」

李還回敬了一個皮笑肉不笑的微笑。

唐宜落向李還拋了個媚眼:「不愧是救我的美女妹妹,這麼厲害。所以。」

「所以,我們現在應該回到廣播室找線索。」芝麻糕接道。

「bingong」鄧思淵躍躍欲試,「那我們還在等什麼,現在走吧!」

「欸欸欸,不是吧,我們真的要去嗎?」徐報國有點慌了,「萬一有危險呢?」

小和尚拍拍徐報國的肩以示鼓勵:「徐施主,我們都是男兒,你不能說不行。」

徐報國:……(+_+)?死和尚,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就閉嘴。

在大家收拾的時候,李還看了眼跑到自己身邊的鄧思淵,什麼也沒說,低頭繼續整理自己需要的東西。

「你不要介意啊,唐宜落她就是有點大病,喜歡演戲。」可不要讓唐宜落那個傻逼壞了大事。

李還看了眼在小和尚旁邊對他拋媚眼的唐宜落:「看出來了。」

回想着在短短的幾分鐘,她已經被兩個人喊妹妹了,以前一直是大姐大的李還很是無奈。

「嘿嘿嘿」鄧思淵也看了眼正在勾男人,不對,勾和尚的唐宜落,不着痕迹的塞給李還一樣東西,便若無其事的走了。

李還看着手裡多出來的銀色寬戒指,很熟悉。因為她自己也有一個,但是幾年前她被帶走的時候弄掉了,後來,她回去找了很久也沒找到。

還沒來得及仔細看,就被徐報國催促:「還妹妹,快點呀!出發了!」

看着興緻沖沖的徐報國,與先前害怕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李還把戒指塞進包里,一臉無奈,背上包,抬起腳,利落的走了過去。

唐宜落扭了扭門鎖,發現扭不動,皺着似蹙非蹙的煙眉,嘴裏吐着不符合她弱不禁風的氣質:「md,這破門打不開呀。」

「哎呀,肯定是你力氣太小了,讓我來!」鄧思淵看着她柳若扶風的樣子很不爽,「一定是你力氣太小的原因。」

扭了幾下,也沒打開。

鄧思淵不信邪,又用吃奶的勁,把手還是紋絲不動。

鄧思淵很尷尬:「這個把手好像有問題。」

李還:……

「欸欸欸,讓我來,你們女的力氣太小了,飯吃的多,人打的狠,居然開不開?」徐報國看着心焦,忍不住了。

說完,他感覺一陣涼颼颼。轉頭看了眼窗戶,沒開呀,怎麼怪冷的。

在抬腳的一瞬間,一股推力順勢而來。

「kuang」是徐報國把門踹開的聲音。

「peng」是徐報國剎不住車倒地的聲音,「啊,剛剛是誰不懷好意,給小爺使陰招。」

芝麻糕冷哼了一聲,從他旁邊走了。李還他們也一個接一個從他旁邊經過,沒有一個人鳥他。

還是最後走過的和尚憐憫的把徐報國拉起來,語重心長道:「徐施主怎麼比我還不會說話呀。唉。」便搖着頭也走了。

徐報國看着大家都走了,連忙從地上爬起來,往身後一看,一個人也沒有,鋥光瓦亮的地板,整個車廂窗明几淨,一節一節車廂整齊的跟在後面,越往裡看越幽暗,原本亮堂的燈光也不知在什麼時候變暗了。

也不知什麼時候,車廂所有的門都打開了,悄無聲息。可能他把門踹開的一瞬,所有門打開了,也可能是剛剛他們出去的的時候打開的。

沒有一點聲響,看着前方說說笑笑的他們,似乎所有人都沒有發現。

徐報國突然有種被人偷窺的感覺,毛骨悚然。咽了咽口水,喊道:「欸,等等我啊。「

「你發現沒有」徐報國陰搓搓的朝芝麻糕耳邊悄悄說。

芝麻糕看着一臉做賊樣的徐報國,也壓低聲音問道:「發現什麼?」

「門啊,你沒發現所有門打開了嗎?」徐報國一臉恨鐵不成鋼。

「哦,那又怎樣?」芝麻糕一臉無所謂。

「什麼無所謂?我們剛剛使了那麼大勁才把門打開,唔唔。」徐報國一臉不可思議。

鄧櫛在他還沒說完話,就仗着身高優勢用手攬住他的肩膀,伸到他嘴邊,不動聲色的捂住他的嘴。

在他耳邊一臉自然的說道:「我們當然發現了,你現在應該應他們的要求假裝不知道。」說完,鄧櫛帥氣的臉上出現了關愛傻子的表情。

還打算摸摸他的頭,但看到髒兮兮的白毛,頓了頓,又把手放下去了。

徐報國:別以為我沒看見,你在嫌棄我。

李還忍不住笑了一下。

就在剛剛,芝麻糕看着眼前依舊緊閉的門,想抬腳踹,結果腳才稍稍碰到門,門便開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