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夫君又要離家出走啦》[暴躁夫君又要離家出走啦] - 第3章 餓暈了(2)

「呵呵…咳咳…水兒你沒別的事我就先去插秧了,你看你地里都要插完了,我這還沒開始呢。」

麥水兒看着那跑遠的身影,本來想追上去的,但想着阿娘今天下午給他兩塊田的插秧任務就放棄了,但想着現在蘇子青竟然不聽自己話開始跟自己唱反調了,越想越氣,直把那一包糕點揉成末了才平復下來,看着漸漸日頭西移,繼續插秧去了。

心裏卻想着揉成末了晚上也送去給你吃!!

這邊蘇子青低頭插秧,她家田與麥水兒家田地只隔了一個田埂,一時間只覺得如芒在背,但是她也不敢回頭去看,她心底多少是怕麥水兒的。雖然他從小到大經常拉着自己玩,自己也不敢惹他生氣,長大之後知道男女有別,便單方面疏遠了麥水兒。但最近她感覺麥水兒對自己越來越熱情,額,不僅隔三差五的給她送吃的,還時不時不避嫌的到她家打掃衛生,那陣勢簡直要把她家犄角旮旯都給擦亮。還逼着她不準洗自己衣服,必須拿給他洗。你說,這都是啥事?她覺得為她做這些事對男孩子不好,可每次只要她要開始勸說就被麥水兒凌厲的眼神給瞪了回來。

她不敢再去想,忙集中注意力插秧。漸漸的,她感覺插秧的手越來越輕,腦袋卻越來越重,甩甩頭,眼前事物變得模糊,越來越黑,直到她聽見一聲驚呼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麥水兒的手在田裡載着秧,眼睛卻一直隔田看着蘇子青,心裏想着忙完了怎麼收拾她。見她一頭往田裡栽去,這下急了,丟下手上的活就急忙跑過去。扶起倒田裡的蘇子青,慌慌張張的掐她人中,見蘇子青睜開了眼,便鬆了一口氣。又聽她口中喃喃着什麼,貼耳去聽,一個個餓字從口中冒出。麥水兒心裏一陣心疼,暗暗後悔剛才與她置氣,沒強行喂她吃了甜糕,讓她受了這苦。

而蘇大夫醒來,發現自己再一次被麥水兒照看着๑乛◡乛๑呵呵

猜你喜歡